温度

萍水相逢

那是我第一次去普林斯顿大学。两个朋友从北京来美国访问,很想去普林斯顿大学。我开车带着她们。因为没有普林斯顿大学的停车证,我们只能在...

帮忙

周五晚上的礼拜仪式上,莫里斯向好朋友欧文求助:兄弟,帮我一个忙。今晚我想和拉比的老婆上床。做完礼拜,你设法拖住拉比,让他在教堂多待...

母语的印记

我是个很不讲原则的妈妈,一般来说,儿子的每一个心愿,我都会不折不扣地去完成,很少说不。 一天,果同学突然对我说:妈妈,凡是我用汉语...

小女孩的心事

星期一上午,按照惯例是医院住院处查房巡诊的日子。 从病房出来,刚到走廊,突然感觉有一只小手抓住了我的白大褂,一个怯生生的声音响起:阿...

不语似无愁

波兰电影《艾迪》里有这样一个故事。艾迪是个在城市里收废品的普通人,因为爱读书,被卖酒的两兄弟叫去给他们十七岁的妹妹做家庭教师。两兄...

我眼中的印度兵

我是一个在祖国的国门前站过岗的人。 巡逻的时候,经常碰到印度兵。虽然说禁止跟他们交易、互赠礼品什么的,但实际上,双方在上级不在的时...

拒绝也是一种挽救

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一位平凡的母亲格蕾丝带着自己年仅3岁的儿子,随着逃难的人流艰难前行。那时,格蕾丝已经两天两夜没有吃东西了,早已...

因为风的缘故

1949年,21岁的洛夫行囊中带着两本诗集,从湖南只身来到台湾。 1960年,洛夫从台北到金门岛参加一个会议,一个姑娘吸引了他的目光。姑娘身...


  • 首页
  • 1
  • 2
  • 3
  • 4
  • 5
  • 6
  • 7
  • 下一页
  • 末页
  • 10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