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

年羹尧的误判


雍正

雍正是一个赏罚分明的皇帝,他铲除各种恶习的果断和无情前所未有。他有一个儿子名叫弘时,雍正五年时,年仅二十三岁,系存活的诸子之中年纪最长者,且已娶妻生子。当年八月初六,弘时却被雍正下旨削除宗籍赐死,罪名竟然是“年少放纵,行事不谨”。亲生儿子都因犯过而被赐死,足见雍正是多么“铁面无情”。

对年羹尧这样的能臣,雍正最初发现他有擅威作福的迹象时,虽然表现出了一定的厌恶情绪,但并没有决定处死他。

但是,雍正很快就发现,就在受到一再提醒和警告之时,年羹尧一方面不停地给雍正写奏折,用言词为自己搪寒,一方面却在拼命地转移贪腐得来的财物。

雍正通过臣下的密折获知,年羹尧从京城返回驻地西安后,仅仅两三个月之内,运往各地藏匿的财物就有骡驮二千余载、骡轿二百余乘、大车数百辆。

雍正尤其不能容忍的是,他费尽心机建立起来、自以为无比周密的情报网络,竟然被年羹尧玩弄于股掌之上,完全失去了作用。

雍正登基后,为了彻底粉碎皇族、官僚朋党,掌握各方面的情况,采用派遣侍卫和官员、在官员之间建立彼此告密制度的办法,组建了一个效率极高的情报网。年羹尧的身边也被安插了名为效力军前、实则起监视作用的侍卫和官员。然而,就在雍正最需要得到有关年羹尧的情报时,却突然发现竟无一人向他报送奏折。原来,在年羹尧的威逼利诱下,那些侍卫一个个都倒向他,变成围着年羹尧转的奴才。至于被安插在年羹尧身边的官员,更是被他驯服得心目中只有大将军,没有皇帝了。这种状况,是雍正最不能容忍的。

雍正不是一个心胸开阔的君王,他有着极强的报复心。年羹尧曾被雍正视为第一心腹股肱,讵料竟如此负心,这使雍正又气又恨,几乎是咬牙切齿地痛斥:“年羹尧可谓第一负恩人也!”

雍正三年四月,四十六岁的年羹尧被削去一等公爵位和川陕总督职务,改调杭州将军。

被削去爵位和降职的年羹哓,并没有从自己地位和人生的误判之中清醒过来,搬迁时依然十分气派、张扬,仅随从就超过千人。

年羹尧一到杭州,立即再遭贬谪,接连削官降职。最后,沦为旗下闲散章京,被安排看守杭州城东门——太平门。太平门是杭州庆春门的俗称,门内为庆春街,历来为杭州最繁华的街道之一。太平门外弥望皆圃,菜农运菜进城,担粪出城,均经此门。昔日不可一世的权臣,如今在此看守城门,这是何等的耻辱。

雍正三年十一月,为雍正生育了两位皇子、一位公主的年贵妃病逝,年羹尧失去了最后的依靠。雍正加快了处死年羹尧的步伐。

可悲的是,直到这时,年羹尧仍然沉溺在对自己地位和人生的误判之中,没有清醒过来,还在“伏地哀鸣,望主子施恩”,乞求雍正“饶了臣”。

年羹尧哪里知道,雍正对他的愤恨远不只是“痛心疾首”,而是欲尽早“除之而后快”矣。步军统领阿齐图向年羹尧宣读的雍正谕旨中,通篇字字都是泪,句句皆是血:"朕意以尔实心为国,断不欺罔,故尽去嫌疑,一心任用。尔乃作威作福,植党营私。如此辜恩负德,于心忍为乎?“九十二条(罪)之内,尔应绞刑及立斩者,共三十余条。朕览之不禁堕泪……”

雍正三年十二月,年羹尧以自裁的形式结束了生命。

摘自《书屋》

 


免费订阅《特别关注》
热门排行
  • 一周
  • 一月
关注有礼:
打开

热门话题

亲情故事    出轨    男人的事    家事    人生感悟    心事    幽默    乔布斯    幸福    思维与智慧    深度好文    人生    爱情    哲理小故事    人生哲理    爱情故事    印度    唐伯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