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

假如生命被点了把鬼火


聊斋

《聊斋志异》里,穷书生经常半夜突然得到狐妖或者仙女“临幸”,可谓被点了一把鬼火。而其中一篇《蕙芳》的主人公不是书生,是一个最底层的体力劳动者,这鬼火烧得更旺。

马二混,以货面为生,家里极其贫穷,娶不起老婆,跟母亲相依为命。这母子穷归穷,三观正得像三好学生。

有一天,突然有一个少女到马家来,穿得非常朴素,然而不掩国色。她对马母毛遂自荐说,看在马二混老实忠厚的分儿上,愿意委身于他。这天大的好事落下来,换其他人不是笑得合不拢嘴?

然而,马母却大惊失色,说:“贫贱佣保骨,得妇如此,不称亦不祥。”我们这样的贫贱人,娶你这样的姑娘,不般配,而且不吉利。

“不称亦不祥”,一个做苦力的老妇人说出如此有智慧的话。马二混是什么样的人,其实从他娘亲身上可以看到,不做非分之想,甘受贫穷,所以岁月无伤。

过了几天,西边巷子的吕太太过来串门,说:我们那边有个叫蕙芳的姑娘,孤而无依,自愿为贤郎妇。马母这才放下心来,同意这门婚事。

写到这里,我不得不佩服蒲松龄是取名字的高手。蕙芳这个名字太适合马家人,朴实、温厚、本分,以至于电视剧《渴望》里那个感动中国的善良女人也被取名叫蕙芳。

如果这个从天而降的美少女叫“小倩”“小翠”,你试试从马母的角度想想,就凭这个名字,得妇如此,也不踏实啊!听着就是明清小说里那种烟视媚行的妖女。

娶进门,蕙芳居然还自己带了两个婢女,马母哪里见过这世面?她说:我们每天靠苦力得点蝇头小利,刚刚够养活自己。现在娶了你这么娇滴滴的女人,娇嫩坐食,恐怕吃不饱饭,你还带两个婢女,难道让我们喝西北风?

真是贫贱人语。

蕙芳笑着说:我们不花您的钱。

马母的惊讶可想而知。这不是一般的鬼火啊!

马二混晚上回到家,只见翠栋雕梁,比宫殿还华丽。在一个穷人眼里,就一个词:光耀夺目。到处是明晃晃的、亮闪闪的。各种器物想来他也不知道名目。

他吓得不敢进去。蕙芳下床迎笑,睹之若仙。他更害怕了,一个劲地往后退。蕙芳挽着他坐下,很温柔地对他说话,生怕吓坏了这个老实人。

马二混跟我们普罗大众一样,喜出望外,但还是改不掉贫苦人的习惯,准备亲自出去买酒。蕙芳说:不需要啊,郎君。

婢女拿出一个皮革做的袋子,居然从里面掏出各种酒和肉食。

从此,马二混一家人过上了神仙般的日子。

你要问了,既然“不称亦不祥”,那厄运啥时候降临到马二混的头上?

马二混活到了八十岁,寿终正寝,他偏偏没有遭遇不祥。

不是说好了一把鬼火烧在你的人生,你肯定得变焦炭的么?

答案是:假如你的人生被烧了一把鬼火,你一定得有金钟罩。

蕙芳是一个很贤惠的美人。一个细节可见一斑。

家里貂锦无数,任马二混随便穿,但一出家门,就变成布衣,只是比棉布更加轻暖。蕙芳自己也如此。

财不外露,内敛深沉。这是蕙芳给马家的金钟罩。

而马家人,从贫贱人一跃过上了神仙般的日子,从未对邻居炫耀一句,马二混照样每天出去做买卖,马家人为人忠厚朴讷,是他们未招来不祥的根本原因。

四五年后,蕙芳与马二混告别,她原本是天上贬谪的仙女,到人间十余载,与马二混之间的缘分已尽,她要回到天上去了。

蒲松龄在末尾感叹说,马二混这个人,连个正经名字都没有,哎,除了为人朴讷,并无他长。难道仙人就是看中他的朴讷诚笃吗?

这个故事相当的中国,相当的接地气,充满了中国劳动人民的智慧,尽显中国人的生存技巧。

家有珍宝,安保又做得差,不是自招盗贼和祸患么?

不如不要,或者偷偷藏起来,即使在家过得像皇帝,出去也要像苦力。如此,才可自保。

在这片土地上,鬼火最好被招安,偷偷掩埋在草木灰之下。

而西方人,一把鬼火,必使其燎原。于是,他们的文学作品中有包法利夫人,有安娜•卡列尼娜,有《呼啸山庄》里的凯瑟琳。

而我们的文学作品中有蕙芳。

摘自《今夜,不喜欢人类,我只喜欢你》



免费订阅《特别关注》
热门排行
  • 一周
  • 一月
关注有礼:
打开

热门话题

人生感悟    名人故事    幽默    历史故事    财富    人生哲理    笑话    思维与智慧    爱情故事    感人的故事    天下事    创业故事    印度    乔布斯    哲理小故事    爱情    家庭教育    肥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