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度

萍水相逢


感人的故事

那是我第一次去普林斯顿大学。两个朋友从北京来美国访问,很想去普林斯顿大学。我开车带着她们。因为没有普林斯顿大学的停车证,我们只能在校园外找停车位,该有的位置都被别的汽车占上了。转悠了半个多小时,我总算在离学校已经不近的地方把车停下来。有些不放心,我下车打探这里是否能趴车。

我们就在这个时候遇见盖伊。他是一个五十多岁的美国人,高高的个子,穿得整齐又休闲。我把我的顾虑告诉他,他说我的车能在这里停两个小时,之后就要移开。我说,我要带朋友去参观普林斯顿大学,不确定两个小时够不够用。盖伊热情地建议我把车停到校园旁边的停车场,他正好要去那一带吃午饭,可以先把我们带去那个停车场。

于是,盖伊上了我的汽车。在他的指点下,我们很快找到那个有不少车位而且毗邻校园的停车场。为了万无一失,盖伊让我们先在车里等着,他去旁边的商店里问问这里能停多长时间。

两个朋友很感动,让我邀请盖伊跟我们一起吃午饭。

盖伊回来后,把确定的停车时间告诉我们,爽快地接受了我们共进午餐的邀请。

盖伊带我们去了一家环境幽雅、价廉物美的美国餐馆。路上,他开始向我们介绍普林斯顿的历史和典故。遇到过马路时,他一直小心呵护着我们。在美国餐馆,一般是自己点自己吃的东西,盖伊细心地告诉我们这家餐馆的特色,付钱的时候,要付自己的那份钱。

在我们的一再坚持下,他才接受我们的好意。

我们边吃边聊,气氛轻松随意,笑声不断。盖伊真诚地表达他对中国的喜爱,同时非常认真地回答我的朋友们提出的问题,尽可能多地介绍美国的风土人情。共同的话题,共同的情感,让我们很快熟悉亲近起来。我们得知盖伊是个画家,居住在芝加哥,这次是来普林斯顿探访妹妹的。

吃过饭,盖伊主动提出给我们当导游,真是帮了我的大忙,从未来过普林斯顿的我正愁找不着北呢。热心的盖伊细致地讲解着,周围的景物豁然明晰了,我们对每个建筑物都有了具体真切的了解。浏览之余,他不忘充当摄影师的角色,帮我们拍下一张张值得我们永远留存的照片。有了盖伊的帮助,我们有了许多意想不到的收获,那些古老的景观中又有了一份新意,一份在寻常心境下无法勘破的机缘。

到了该说再见的时候,我们依依惜别。

几个小时前,我们素不相识,此时却有些难舍难分。细心的盖伊问我们下一站要去什么地方,并且详细告诉我行车路线。我的车子启动的时候,他站在马路中间,挡住别的汽车,让我的汽车先开过去。车子开远了,我从后视镜中看到高高的盖伊正朝我们挥手道别。

知道此生再也不会遇到盖伊,后视镜中看到的是最后的—面。那一次萍水相逢,让我和我的朋友们终生难忘。

摘自《电影之外的美国》



免费订阅《特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