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

细看水浒武松故事


武松

细看水浒武松故事,就会注意到:武松两次杀人,情境心态与处理方式都有很大的差别。武松第一次杀人,是在山东阳谷县;第二次,是在孟州鸳鸯楼。

武松第一次杀人之前,还搜证报官,企图经由官府来做出司法审理。第二次,完全不考虑司法途径,一切自行解决。

武松第一次杀人,非常有选择性,只杀了西门庆与潘金莲。连关键人物“贪贿说风情”的王婆都没有杀,而是把王婆交给官府处理。第二次杀人,几乎是见人就杀,非常狠心。

武松第一次杀了人,主动向官府投案。第二次杀了人,连夜越城而走。

这个差别,代表着武松已认清官府的腐败,也代表着武松对官府的愤恨与彻底绝望。

武松故事是从景阳冈打老虎开始。景阳冈,有着辽阔开朗的联想。武松打死了为害乡里的大虫,成了受人敬仰的英雄。之后,在狮子桥下大酒楼打死了奸诈的衙门捐客西门庆。狮子是兽中之王,狮子桥给人的联想,有雄霸之气。接着,武松是威震安平寨、义夺快活林。“安平”与“快活”,已经失去了原来的“景阳”与“狮子”的辽阔与雄霸气息。接着,是大闹飞云浦、血溅鸳鸯楼。“飞云”与“鸳鸯”已有几分暮气,格局再度限缩。最后,“武行者夜走蜈蚣岭”,蜈蚣岭给人的联想,是更多的艰涩与晦暗了。

飞云浦,让我联想到唐朝王勃《滕王阁序》中的诗句:“画栋朝飞南浦云,珠帘暮卷西山雨。闲云潭影日悠悠,物换星移几度秋。”飞云浦代表的含义,是云飞南浦、雨暮西山,物换星移,很多事在不知不觉之间已经变得大不相同了。武松的路,从景阳冈、狮子楼、安平寨、快活林,再到飞云浦、鸳鸯楼,终至于蝶蚣岭,很明显,武松所走之路,格局是越来越狭隘,氛围是越来越阴郁。

我相信,《水浒传》的取名有他的含义。武松从景阳冈走向了蝶蚣岭,代表一个人物从社会主流走入了社会边缘。其中的是非曲直,一言难尽。但是,我们可以分析武松命运转折的几个关键点——

武松在景阳冈因缘际会,凭借个人特殊才干,打虎立威,偶发性地成为社会主流分子;

当武松决定用自己的方式替他的哥哥主持公道的时候,他已经决定离开社会主流;

当武松决定接受施管营的要求,与施恩成为拜把兄弟,他已经被“绑架”,成为施家父子的共同利害结构体的主要分子;

当武松决定杀了张都监这一伙官霸,他已别无选择,只能走向晦暗的蜈蚣岭,成为社会边缘人,再也无法回头。

我们可以思索,在以上的几个阶段,武松有可能做出不同的选择吗?

对于这个问题,我的答案是:“想法决定做法,性格决定命运。”武松的性格,决定了他不可能做出不同的选择。如果事情再来一遍,行者武松依旧会走上同一条道路。

摘自《明清刻本水浒人物画》



免费订阅《特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