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度

母语的印记


成长

我是个很不讲原则的妈妈,一般来说,儿子的每一个心愿,我都会不折不扣地去完成,很少说“不”。

一天,果同学突然对我说:“妈妈,凡是我用汉语跟你商量事情,你总是同意的。如果用德语跟你商量事情,你就斤斤计较,还要问来问去。所以,一般重大的事情,我都用汉语跟你商量。”

我一想,确实是这样。果同学说起汉语来,总是有点奶声奶气,让人心软。比如说,果同学把“一本厚书”说成“一本胖书”,因为“厚'和“胖”在德语里是同一个词汇。比如说,把煮好的鸡蛋用冷水激一下,他会说,把鸡蛋吓一下,因为“激”和“吓”在德语里也是同一个词汇。

有天看到一个有关女影星娜塔莎•金斯基的访谈。金斯基是德国人,后来去了好莱坞发展。她主演的《苔丝》和《德克萨斯州的巴黎》让她红遍全球。算起来她已是50多岁的人了,可她说话的语气、神态和动作,都像一个十三四岁的德国女孩子,好像没长大。我看过金斯基用英语做的访谈,好像并没有留下这样的印象。

我突然觉得自己正在揭开一个谜底,赶紧上网去查金斯基的资料。原来,金斯基是在14岁的时候跟着父亲从德国移民到美国的。也就是说,她的德语水准从此就停留在14岁,她说德语时的神态、语气和动作,也都永久地停留在14岁。

一株植物被从自己熟悉的土壤里连根拔起,种植到另一种土壤,是一个阵痛的过程。这株植物虽然很快适应了新的土壤,长得生机勃勃,但它经历过的阵痛已经成为一种印记,被刻骨铭心地保留了下来,不会消失,也不会改变。

经常有朋友问我,孩子什么时候出国留学比较合适?我认为,是上了一年大学以后。这个时候,他会经历阵痛,但母语留下的印记已经是成熟的、完美的。

摘自《学校的骄傲》



免费订阅《特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