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度

我眼中的印度兵


印度兵

我是一个在祖国的国门前站过岗的人。

巡逻的时候,经常碰到印度兵。虽然说禁止跟他们交易、互赠礼品什么的,但实际上,双方在上级不在的时候,多少还是有点儿往来的。他们最喜欢我们的三样东西:紫云烟、口红、钥匙串。云烟里面那种10块钱一包的紫云,在他们眼里就是最好的香烟。口红就是那种两块钱一支温州产的,钥匙串上面要有指甲刀和挖耳勺。能换啥呢?有麝香、纱丽、手工艺品什么的,我曾经拿一包紫云换过指甲盖那么大一块麝香。

跟印度兵打交道很有意思,我的英语还算不错,他们的英语,大家都懂的……于是,这个交流呢,基本上是我在说,他们只有拿崇拜的眼神望着我,点头yes摇头no。连说带比画,差不多能够完成以物易物。

印度的边防军好多就是当地农民,拖家带口的,当兵的同时还种地。在他们眼里,会说英语而不怎么带有咖喱味,那就是一位值得尊敬的绅士。

印军里军官都是大爷。大爷到什么程度呢?我亲眼见过一个中尉,在会晤点参与会晤,全程是当兵的抬着。该大爷左手边是一瓶红酒、一只高脚杯,右手边是一盘水果,头上是一把白色的遮阳伞,这些东西也都是被抬着的。

不要以为会晤点是啥好地方,那地方海拔4500多米,两边都是陡坡,间或有悬崖。我都不知道那些兵是怎么把那个中尉大爷抬上来的。

而我,一个上尉,亲自杠背囊,加上一把步枪、一把手枪、一个基数弹药、一只望远镜、一只指北针、一个地图包,比普通小兵扛的还多。实际上,印度小兵很羡慕咱们这边的官兵平等,简直羡慕到流口水,却不敢吭声,对自己的军官大爷毫无办法。

摘自《匿名区+1》



免费订阅《特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