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度

拒绝也是一种挽救


拒绝

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一位平凡的母亲格蕾丝带着自己年仅3岁的儿子,随着逃难的人流艰难前行。那时,格蕾丝已经两天两夜没有吃东西了,早已头晕眼花、疲惫无力。她不时地摸摸藏在内衣里的一点干粮,那是她最后的一丝寄托和希望,她舍不得吃,是关键时候留给孩子的。看看怀里的儿子,格蕾丝欲哭无泪。她实在走不动了,很想找个地方长长地睡上一觉,可想到自己的孩子,又不得不强打精神,苦苦坚持。

突然,格蕾丝看到前面不远处有一个熟悉的身影。她紧走几步,追上了曾经的邻居、医生约翰•洛玛斯。洛玛斯为人慈善和气,格蕾丝知道,如果把孩子托付给他,孩子就有生的希望。

“你若是帮我带着孩子逃命的话,我一辈子都会万分感激你的。”格蕾丝跪在洛玛斯面前,双眸蓄满渴求。

洛玛斯不由得皱紧眉头,盯着格蕾丝和她怀里嗷嗷待哺的孩子,犹豫片刻,俯下身子,给孩子做了简单的检查,然后面色如水,冷冷地回应:“不,我不能答应你。你看,我自己的事情已经够多了,我帮不了你的忙。”

格蕾丝顿时瘫软无力,倒在地上,怀里的孩子也大哭起来。洛玛斯想搀扶,格蕾丝猛地一甩手,咬了咬牙,晃晃悠悠地站起来,狠狠地瞪了洛玛斯一眼,踉跄地往前走。

一路上,不停地有人倒下,再也站不起来。格蕾丝却紧抱怀里的孩子坚定前行,奇迹般地翻高山、蹚溪水、穿边境,最终住进难民营。

难民营里,格蕾丝竞又与洛玛斯不期而遇。洛玛斯微笑着迎了上来,谁料,格蕾丝立即将视线转向别处,她不想再看见这个冷漠无情的家伙。

“我知道,你一定怨恨我。”洛玛斯低声道,“请你谅解,我不是不想帮你,假若那时我答应你的话,你一定会没命的。”他顿了顿,又说:“你和孩子都需要支撑,你们相互支撑才有今天。请原谅我当初对你的无情拒绝。”

原来如此。格蕾丝明白了洛玛斯的良苦用心,这看似是一份拒绝,实则是一种挽救。

摘自《思维与智慧》



免费订阅《特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