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度

因为风的缘故


洛克 陈琼芳夫妇
 

1949年,21岁的洛夫行囊中带着两本诗集,从湖南只身来到台湾。

1960年,洛夫从台北到金门岛参加一个会议,一个姑娘吸引了他的目光。姑娘身材高挑,容貌娟秀,说得一口流畅的国语。会议结束后,洛夫主动找机会与她交谈,得知姑娘名叫陈琼芳,21岁,祖籍厦门,出生于鼓浪屿,师范毕业后在金门一所小学教书。她说她熟悉洛夫的名字,读过他的诗,表示希望得到一部洛夫签名的作品。

第二天,洛夫便将带来的一本《灵河》送给她了。陈琼芳一首首慢慢读下去,很快便被作品炽热的诗情和新鲜的意象抓住了,她听到了自己怦怦的心跳。两个年轻人的心逐渐靠近了。

离开金门后,琼芳频频收到洛夫的来信,在信中洛夫倾诉出真诚的爱恋和强烈的思念:

金门,是我们生命中最丰富、最美丽、最值得回忆的日子。

盼望你到台北来,就像盼望春天一样!

雨更增添了我的愁绪,雨意浓时,我的相思酒更浓。

一年后,金门之恋修成正果。1961年10月,洛夫与琼芳在台北喜结连理。1963年,琼芳调到台北一所小学任教。他俩在台北郊区平溪乡的铁路边租了一间简朴的小阁楼作为新居。每逢周末,洛夫便搭乘小火车到这里与妻子相聚。两人在假日常常一同到乡镇的店子购物,沿着铁轨散步,有时遇上雨,便撑着雨伞相拥回家。洛夫的小诗《共伞》记录了这对年轻夫妻富于情趣的浪漫生活:

共伞的日子/我们的笑声就未曾湿过/沿着青桐坑的铁轨/向矿区走去/一面剥着橘子吃/一面计算着/由冷雨过渡到喷嚏的速度

婚后家庭经济不算宽裕,但秀外慧中、精明能干的陈琼芳把家庭打理得井井有条。直到退休以后,她才算有了一点休闲的时光。因为洛夫埋首于写作,对家务不在行,家中的里里外外仍是由她一手打理。琼芳回忆说:“作为诗人的妻子,并不如一般人所想象的一年三百六十五天全是粉红色的。他常常在深夜写作、阅读,书房门一关上就是好几个钟头,我和他说话,他都不搭腔。”

洛夫朋友多,家中常常宾客盈门。每当友人光临,热情好客的女主人便施展厨艺,拿出家中的金门老酒或自酿的果子酒,让宾主双方尽兴。在文艺圈中,洛夫、陈琼芳的恩爱是出了名的,贏得了“神仙眷侣”的美誉。

1981年,洛夫53岁生日之前,他特意写了《因为风的缘故》这首诗作为给妻子的礼物。诗中说:

赶快对镜梳你那又黑又柔的妩媚/然后以整生的爱/点燃一盏灯/我是火/随时可能会熄灭/因为风的缘故

这首诗后来由儿子莫凡配上曲谱,成为一家三代最熟悉、最喜爱的歌曲。

洛夫与妻子相濡以沫,携手走过了57年幸福的婚姻之路。2018年3月19日凌晨,90岁的洛夫因重病不治,离开了这个世界。在洛夫的追思会上,夫人陈琼芳哽咽着读出了这段题为《再见,吾爱》的送别文字:

在你病危时,仍然有很强的求生欲望。你不想走!我很遗憾不能代替你生病,也没有能力挽留你,我心好痛!我一再在你耳边告诉你:洛夫,我爱你!下辈子还要嫁给你!

老妻琼芳

摘自《书屋》



免费订阅《特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