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度

有些人你不必太在意


太在意

去年春天的某个上午,我在山鬼的朋友圈里看到一条信息:

深圳一对老年夫妻随团去美国旅游,来到得克萨斯州的达拉斯城时,丈夫突发疾病,入院治疗,经医院抢救后,病情已趋稳定,但尚需巩固治疗几天。而旅行团的日程以及返程机票都是早就定好的,不可能全团在美国坐等病人康复,于是,导游留下老年夫妻,率团先行回国了。老夫妻滞留异乡,语言不通,寸步难行,连酒店到医院怎么走都不知道,急需懂汉语的热心人伸出援手。重谢!

发微信求助的是老人在深圳的女婿赵先生,求助微信上留有老人在达拉斯住的酒店和医院地址,以及深圳的手机号码。

我和山鬼走得近,有许多共同的朋友。对山鬼发在朋友圈的这条信息,有人“捉急”,有人“已转”,有人祝福老人平安回家。也有表示怀疑的,朋友甲说“假的”,朋友乙骂“无聊”。求助信息是山鬼在别人的朋友圈看到后转发的,她一看有人说求助信息是假的,发上一个满头大汗的尴尬表情,弱弱地说:“这种事儿有必要造假吗?造假者能得到什么好处呢?”

我很敬佩的朋友丙回答她说:“落伍了吧,现在造假的人并不一定要得到什么好处,只想看到全世界的人被他忽悠得团团转。”

朋友丁说:“留下的手机号码很可能是某个克扣员工工资的老板的,或者是某个目中无人的领导的,发微信的人只想和手机的主人过不去。”我和山鬼一样,觉得这不像是恶作剧。要证实此事很简单,我拨通了求助信息上赵先生的手机号码,万一我上当骚扰了人家,道个歉应该也没什么的。

电话通了,赵先生的一声“喂”透着几分焦虑,我有点不好意思地说赵先生,是您发微信说:“您岳父岳母困在美国需要帮助吗?”

赵先生说:“是的,是的。谢谢,谢谢。先生您是在达拉斯吗?”

我越发不好意思了,说:“不是。我只是想问问,是不是真的?”

赵先生说:“千真万确。谢谢关心。”

放下电话,我在山鬼的朋友圈里留言说:“千真万确,我打电话证实过了。”

朋友丙表示不相信:“你昨晚酒醉还没醒吧,居然相信这世上还有千真万确的事儿!”朋友丙是个聪明人,时常说出漂亮的刻薄话,感谢他还没有对我使毒舌,但我能想象到他此刻不屑的样子。

赵先生一声焦急的“喂”已让我感觉到,他绝不是在逗人玩儿。可我没办法让人相信我的感觉。我只有找到身在达拉斯的人,去求助信息上说的医院和酒店看看,是不是真有一对需要帮助的中国老夫妻。

朋友丙激起了我的犟脾气,我一定要让这事儿水落石出。我有个老友杰克,人在美国的辛辛那提,是个热心的基督徒,或许他能联系到达拉斯的朋友去看看。

我把求助信息转发给杰克。其时,辛辛那提已是晚上十点钟,杰克脱了衣服正准备睡觉,一看我的微信,又把衣服穿上了,回复我说“试一试”。

半个小时后,杰克告诉我,已辗转联系上达拉斯的一个华人牧师,该牧师与一个信徒正驱车赶往求助微信上说的酒店,有没有需要帮助的中国老夫妻,马上可见分晓。

又过了二十分钟,深圳的赵先生千恩万谢给我打电话,说我找的牧师巳带人赶去医院和他岳父岳母联系上了,他们非常乐意提供帮助,而且不要酬谢,一分钱都不要。

我很高兴,在山鬼朋友圈里留言说:有一个华人牧师愿意为这对老夫妻提供帮助,大家不必再担心了。

山鬼很激动,回了四个字——“太高兴了”,还有一个眼泪横飞的表情。后来我知道,那一刻,山鬼真的高兴得流眼泪了。

一些朋友跟着山鬼一起高兴。

朋友丙说:“哦,我明白了,这是基督教传福音的手段啊,高,这个策划太髙明了。”

那些表示过怀疑的朋友立刻恍然大悟,开始另一波冷言冷语。

因为不是面对面的交流,朋友圈发言少了许多顾忌,更容易让人暴露骨子里的本性,我以此来甄别谁谁谁跟我是不是一路的人,不是一路的人,他说什么我都不在意了。

摘自《女报》



免费订阅《特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