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度

借钱


为人处世

那年,母亲多年不联系的老同学张姨领着儿子来我家借钱。当年张姨因家庭成分不好,嫁到了山区,结婚后渐渐和母亲失去了联系,一别十几年,再次登门是因为她丈夫得了重病,无钱支付医疗费,逼得她四处借钱。母亲忙取出家里的现金递给张姨,张姨要打欠条,母亲执意不肯。

后来,张姨每年年底都会领着儿子提着土特产来我家,每次都不好意思地说:“孩子的爸爸身体还未恢复,今年家里没收入,钱还不了……”母亲不等她说完,就客气回复:“不要紧,别放在心上,先照顾病人要紧。”

这话一连说了好几年,直到张姨的儿子上了高中,她还照常在年底领着儿子来我家“解释”,只是理由变了——“孩子的爸爸身体恢复得不但还不能上班干活,我现在能打工挣钱了,可儿子读高中,家里花销大了,今年只能还你一部分钱。”

张姨的这句话一直说到儿子大学毕业,等她和儿子再来还钱时,离他们借我家钱的时间可已经过去了十二年。她执意要算利息给我们,母亲死活不要。我私下对母亲讲:“十二年了,她借的钱要是存银行,利息也有不少呢。”

母亲感慨道:“你张姨和我上学时关系一般,她困难时能想起我,说明她在心里把我当朋友看,而且她每年都领着儿子来咱家,虽然当时还不上钱,但人家有感激的话。说实话,她来借钱时,我是看她实在困难,救命的钱我得借给她,但也害怕她不还了。如果她就此躲着我,我还能跑到山区问她要呀?即便要,她若没有,也是白跑一趟。但人家讲诚信,每年都来跟我解释一下钱为何还不上,这样我心里就踏实了。其实,有时不想借钱给他人,一是怕对方还不上,二是怕对方不仅不还钱,还从此逃得远远的,这才是最让人伤心的。”

摘自《羊城晚报》



免费订阅《特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