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度

什么也没有改变


人生感悟

儿子丹尼尔在23岁的时候向我们宣布说他是同性恋。那时我们刚刚吃完晚饭,正在观看《60分钟时事杂志》节目。收拾完剩菜剩饭回自己房间后,我开始痛哭。

丈夫则如释重负。他很早以前就意识到丹尼尔是同性恋了。他并不喜欢这件事,但他的立场是“他就是他自己”,他反问:“如果他是左撇子,你会尝试改变吗?”我总是拒绝接受丈夫的结论。毕业舞会的时候,丹尼尔是和女孩子去的。他爱运动,他走路的时候很稳重,他是一个有男子汉气概的年轻人。他是我英俊、风趣、聪明而可爱的孩子,我不想这一美好的形象被破坏。

那天晚上我几乎没有合眼,想着我的父母在窃窃私语“cool gay”这个词,并且拿同性恋的男人开玩笑。我记起在高中时,趁我们阴柔的代数老师不注意,同学们用小拇指轻抚眉毛的情景。我究竟该如何应对我有一个同性恋孩子这件事呢?这是我的错吗?当别人问丹尼尔是否有女朋友的时候,我该说什么呢?

第二天工作的时候,同事们都能感觉出我有心事。一个朋友带我去吃午饭,我透露了这个可怕的消息。

“他会没事的,你也会没事的。”她说。

“你说起来容易。”我心里想。

那天下午我回到家,看到小儿子正在院子里和狗玩耍。当我走上前时,他笑着说:“我听说丹尼尔昨晚和你们谈过了。”我无言以对,只有眼泪。小儿子搂着我说:“妈妈,他还是丹尼尔。什么也没有改变,只是你今天知道了一些你昨天不知道的事情。”

那一刻,我明白了,有问题的人是我,而不是我的儿子。

译自《TheSunMagazine》



免费订阅《特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