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度

光棍汉的皇帝梦


皇帝

民国时期,一帮光棍凑在一起讲自己当皇帝的梦想。

讨饭的说:从小到大,咱没吃过一顿饱饭,等咱当了皇帝,一天吃三顿油泼辣子扯面,面条比裤腰带长,油泼辣子稀溜溜红得照出人影影。两大碗干面,一大碗面汤,吃饱了,喝胀了,咱就和财主他爸一样了。

剃头匠说:面哪里有肉香?从小到大,只有过年才能吃一回肉,一年四季馋得慌啊。等咱当了皇帝,顿顿哩肉片,那肉片要比我的剃头刀子大一倍。咬一口肉,满嘴角流油;咂一口秦川大曲,满屋飘香。吃喝好,身体壮。街面前一站,和保长一样气派。

耍钱的(赌徒)说:呸!饿死鬼活着不如吊死鬼。人生如梦,抓紧胡弄。人活一辈子,既要吃好,更要耍好。等咱当了皇帝,咱把这街面前的铺子都改成场子(睹场),从天明耍到天黑。谁敢赢皇上的银子?把把和,场场赢:比梁山好汉快活啊。

串门子的(嫖客)说:牌打三十年,各装各的钱。赌场没朋友,伤了和气伤身体。人命如草,抓紧胡搞。等咱当了皇帝,派一哨御林军日夜把守白二寡妇家的窑洞,除了朕,任何人不得进出。谁敢去,朕命内务府把他弄成太监。

拾粪的说:吃喝玩乐算个啥,人活着有权有势有地盘才叫威风。老戏(秦腔)上的皇帝多厉害,当皇帝玩的就是一个人说了算。等咱当了皇帝,先发一道圣旨,官路上的马粪、村道上的驴粪、坡上的牛粪、崖畔上的羊屎蛋统统归我们一家人拾,抗旨不遵的斩。

摘自《明镜高悬》



免费订阅《特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