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

妈,你怎么那么笨

母亲老了,扶墙走路,已踏不出脚步声。 这是仅有小学文化程度远赴新疆打工的成都青年毛小军,生平写的唯一一首只有三句的诗。 母亲,才是这个世界上最伟大的人。 本文是近期某写作网站上的一篇热文,连续一个月在榜单前列。 文章深刻且饱含深情,

母亲的小收音机

母亲的视力不太好,看电视时,眼睛会流泪、模糊,看报纸字又太小,我便决定给她买一个MP3。千挑万选,我选了一款外形酷似收音机,带外放功能的MP3。选择带外放功能,主要是为了少用耳机,以保护母亲的听力。 我将MP3交给母亲。母亲放在手心里,左

乡下的母亲,城里的母亲

自他考上大学,就很少回到老家。五彩迷离的城市生活让他眩晕、痴迷、幸福、不知所措。他拼命学习,只为城市能够将他接纳。最终他真的留在了城市。 婚后好几年,除了春节,他从来不曾回过老家。儿子想奶奶,跟他闹了好几天,最后竟有了千里走单骑的

谁是你唯一敢得罪的人

当近乎砸门般的敲门声在楼道里响起时,我知道,隔壁那对小夫妻又要上演一场争吵大戏了! 半年多来,挑起争端的总是那个男人。而争执的理由都是些鸡毛蒜皮的琐事:我没带钥匙,为什么半天才开门?我的拖鞋呢?上面全是灰,难道你没看到吗?把遥控器

我的父亲母亲

今天晚上吃饭的时候,母亲一直自责这次的红烧猪脚做得不好,当然她也反复提到了是因为父亲错把生抽当做老抽递给她,才导致了不入味和不上色。絮絮叨叨间,父亲和猪脚都默默地不做声。 过了一会,父亲把费力撕扯下来的一块脚筋,夹到了母亲碗里。今

乡下母亲的生活哲学

2001年的秋天,我终于从学校传达室拿到北京师范大学的录取通知书。坐班车回来,半路车胎爆了,天黑才到村里。母亲一如既往地在村口等我,我下车,告诉她:妈,我考上了。她带着我,到供销社买了几瓶啤酒,回去和父亲、弟弟一起喝酒庆祝。 第二天,

母亲的老皮箱

这口皮箱,是民国时候的式样,真正的黄牛皮所做,至今仍旧泛着红铜般的油光。八角都有金属镶扣包角,已然被岁月锈蚀了,但整个箱子依旧端正挺立,不像其他的老皮箱那样萎靡蔫软,仿佛一个饱经沧桑的老人,还很硬朗地活着。 我的父母是在偏远的土家

母亲眼里的生命

我不知道如何写她。母亲大家闺秀出身,上过大学,不会做家务,走在街上永远挺胸抬头,年轻的时候,吃遍北京城的馆子,玩过北京所有的公园,在那一辈妇女中,像她那样的女人不多。我为有她这样的母亲骄傲,但是,她为有我这样的女儿自豪吗? 我是在

温柔接听母亲电话

国庆期间,文友聚会。大家推杯换盏,谈笑风生,一派热闹景象。 席间,手机铃声响起,一个高大彪悍的男人迅速起身接电话。刚才还是声音洪亮、性格豪放的他,接了 电话后,第一句就变得温柔起来:我在吃饭呢,吃完就立即回家云。他的语气,像个听话

母亲的行囊

酷热夏日,长途大巴在热影绰绰的高速路上快速飞奔,多数人都疲倦地歪在了座椅上,闭目养神。但,邻座大娘却始终精神抖擞地抱着一只旧纸箱,像怀抱着婴儿般小心。 我对纸箱里的东西感到好奇,忍不住,颓唐地问了。她麦黑色的脸上立刻绽出八颗洁白的

共5页/46条
  • 首页
  • 上一页
  • 1
  • 2
  • 3
  • 4
  • 5
  • 下一页
  • 末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