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

母亲哭了

20世纪50年代,我未长大时,父亲私下向我母亲承认他有了外遇。或许此事源于一时的感情冲动,可渐渐地,事情变得严重起来。他向我母亲提出离婚。 我母亲爱我父亲,因此受到很大伤害。但她没有向他表明她多么爱他,多么需要他,以诉说她的柔情。她很

母子对饮

母亲是能饮二三两白酒的,父亲是个滴酒不沾的人,母亲起先自然也闻酒侧身。但后来连酒都凭票才能买到以后,母亲反倒开始饮酒了。因为若家中并无饮酒人口,酒票是不发给的。而对于好饮之人,酒票在当年比粮票还宝贵。 父亲远在外地,哥哥患精神病,

难忘那夜秋雨

1950年深秋,我母亲到亲戚家赊了头小猪来养。大约过了不到十天,亲戚家的掌门人来到我家,对母亲说:我是来看弟弟的,顺便来收你赊的猪崽钱。母亲说:现在确实没钱,等筹到钱一定给您送去。 这位掌门人没有说行还是不行。接着,她指着我家的破屋说

母亲的生日

母亲竟然没有生日,在15岁之前,我一直不知道。 小时候,每次快过生日前,我总是算着日子,盼那一天快点儿来。因为生日那天,全家人都喝稀饭、吃地瓜的时候,我能有一碗米粉外加一个鸡蛋。在我家,无论谁过生日,我和弟弟都可以吃到一碗米粉,所以

母亲赞酒

酒这个东西,真好!这是我老母亲喝完最后一口,将酒杯口朝下,透过光线观察再无余沥时,总爱说的一句话。 她喜欢酒,但量不大,一小杯而已。六七十年代,我们的日子过得很艰窘,两口子的工资要维持老少五口人的开支,相当拮据。她也能够将就,哪怕

母子冤家纠扯不断

印象中,母亲从没有拒绝过我。小时候挑食,我听到母亲说得最多的一句话是:只苦你不开口,你开口,什么都有!其实那年代,物质极度匮乏,是什么都没有。 现在,母亲还说,我小时没东西吃,所以体质不好。她千方百计塞给我钱,让我拿去买营养品补身

母亲的茶壶

从儿时的记忆起,她就注意到母亲的房间里总是摆着一把茶壶,那把壶是陶瓷做的,看起来古色古香,外面白色的釉质已经变得黯淡无光,壶嘴经过岁月的洗礼,开始微微泛黄,仿佛烟鬼夹烟的手指一样。 是古董吧?要不母亲怎么会像宝贝一样珍藏了那么多年

苏醒的母亲

一 那天清晨6点多钟,书房的电话急促地响起来。我被铃声吵醒,心里怪着这个太早的电话,不接,翻身又睡。过了一会儿,铃声又起,在寂静中响得惊心动魄。我心里迷迷糊糊闪过一个念头:不会是杭州家里出了什么事吧?顿时惊醒,跳下床直奔电话。一听

整整蛰了十箱蜂

母亲倒下时,我们这座城市正是个春暖花开的季节。春暖花开的季节,我也刚好十六岁。母亲先是患了感冒,然后去看医生,大夫照旧摸脉、看舌苔,于是找见了病,母亲舌上生出个枣大的包。 大夫的脸色有些严肃,对母亲说:凡舌上之物,切不可轻视。几天

蒙眼叫亮三兄妹

母亲55岁生日,我们三兄妹终于从天南海北赶回来聚齐。面前的碗中各自堆满我们喜欢吃的菜肴,都是母亲夹给我们的。大哥是糖醋排骨,二姐是油焖大虾,我则是红烧猪蹄。这哪里像是母亲的生日啊?母亲喜欢吃什么,我们都不晓得。 想刻意制造一些热闹的

共5页/46条
  • 首页
  • 上一页
  • 1
  • 2
  • 3
  • 4
  • 5
  • 下一页
  • 末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