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

教育的恐怖

我女儿第一天上幼儿园,进了教室,老师招呼她在矮凳上坐下,周围一片哭声,我女儿的眼睛里也噙着眼泪。我永远不能忘记的一幕是,我看见长长的矮桌子上,放着几十个一模一样的搪瓷小缸子,都是旧的,缸子边都有露出铁色的缺口,不知道有多少小牙齿

补上好人这堂课

我们的社会里善的种子还不够多,很多事情是突破底线的,有人因此而感到失望,甚至开始怀念过去。 其实,上世纪80年代以前,大家感觉做坏事的人少,是因为当时不凸显个人,大家都在集体中,除非整个集体都不做好事。那时,中国的城市格局也很像乡村

贫富差距下的孩子

我在《不要和孩子作对》一文中,介绍了女儿在德国幼儿园不肯睡午觉,还故意捣乱的故事。老师也一度很头疼,但是再头疼也不敢体罚。多日劝阻无效之后,老师换了一个办法,把她抱起来,让孩子感觉到爱,到另外的房间给她单独铺床睡。这样做了不到一

驾校应试教育

在驾校那段日子,我印象最深的是驾校的师傅。他们开发了一套完整而复杂的考试技术,并简化为口诀,比如停车入位。车位是长方形,每个角都竖根竹竿,停车入位就被分解成:什么时候在后视镜里看到第一根竿,什么时候这竿和后座车窗按钮以及某个点成

美国大学禁止师生恋

美国的中学生大多不到18岁,还是未成年人,因此师生恋发展到了有性关系的话,教师会受到法律制裁。但大学生都是成年人了,为什么还是不允许师生恋呢? 大学校园里的师生恋一直是国内文艺作品渲染的主题,美国也曾经是这样:他是一脸红络腮胡子的年

学生比树少的大学

19世纪90年代初,美国南部休斯敦,棉花巨富威廉马歇尔莱斯捐资建立了莱斯大学,这是是美国最早的一所私立学校。 建校园时莱斯规定,原址上的橡树一棵也不许动,精心设防,从始建到完工,橡树一棵没少,共689棵。 于是,第一年招生就招进了689名学

无权索要儿子的成绩单

因为要在澳大利亚工作很长时间,我就把在国内上三年级的儿子接到澳大利亚插班读小学。由于澳大利亚小学是七年制,根据儿子的学习水平,经过与老师协商,我让他上了四年级。 澳大利亚小学的学习压力不大,每天儿子放学回家从来不做作业,就知道疯玩

专家测不准孩子未来

斯坦福大学心理学家刘易斯特曼的专长是测试智商,目前世界各国通用的标准智商测试,就是他的发明。 有一次,刘易斯特曼偶然发现了两个女孩:一个才17个月就能认识字母表,另一个4岁就开始读狄更斯和莎士比亚的作品。 他很感慨:世界上还有多少像她

谈话方式影响孩子智力

华盛顿大学的科研人员发现,我们与孩子的说话方式对他们的智力水平有着直接的影响。 科研人员研究了许多家庭的对话,发现家长的说话方式主要有两种:社交型和指示型。指示型家长与孩子的谈话基本上都是清楚的命令,比如把电话给妈妈好好吃饭。社交

看父亲盖的高楼

刚刚搬入新居不久,一天,门外响起一阵杂乱的敲门声。 从猫眼里往外看去,是一个陌生人。他头发蓬乱,脸上的灰尘和着汗水,渍渍点点,眼睛里露出一种焦灼的神色。 我警惕地将门打开一条缝隙,问道:你找谁? 只见那人的脸涨的得通红。他从口袋里哆

共5页/50条
  • 首页
  • 上一页
  • 1
  • 2
  • 3
  • 4
  • 5
  • 下一页
  • 末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