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梦

大观园拖垮贾府

大观园的建造,无疑是贾府经济的一大败笔。它最后成了贾府偌大的一处不良资产,无法变卖,无法套现,无法转让,任其荒芜。 修大观园,是为了迎接元妃省亲,盖一处省亲别院大观园是将宁、荣二府两个闲置的旧园子连成一体,重新规划、设计、施工建成

唯有王熙凤不急

《红楼梦》第四十九回写了这样一件事:众人到芦雪庭吃肉联诗,吃毕、洗漱之后,平儿发现自己的镯子少了一个,便急急忙忙地左右翻找,却怎么也找不到,大家也跟着着急起来,但王熙凤一点也不急,笑着说:我知道镯子的去向。你们只管做诗去,我们也

傻奴才的悲哀

焦大在贾府中,是功劳最大、资格最老的一个奴才,多次跟随主子出去打仗,在死人堆中把主子背了出来。自己挨着饿偷东西给主子吃,剩下的半碗水全让主人喝了,自己靠马尿解渴。这些功劳连荣国公的子孙都承认,可以说,无焦大便无贾府的荣华。对国公

懂退方知进

世间没有好端的饭碗,贾府虽说福利好待遇高,可要当好差也不易。府内仆役少说几百人,还被分成三六九等,个个乌鸡眼似的,恨不能你吃了我,我吃了你,想在这里谋出头,实属不易。怡红院更不用说,宝玉身边几十人,谁没存几分争荣夸耀之心,哪个不

夹缝求生的高手

都说夹缝里难做人,而总有些人,因为懂得妥协,懂得平衡,往往能在夹缝中穿梭自如,游刃有余。大观园里,丫鬟平儿周旋于贾琏之俗、凤姐之威下,竟能周全妥帖,令园子里老老小

养生不如顺生

《红楼梦》第二十回:话说宝玉在林黛玉房中说耗子精,宝钗撞来,讽刺宝玉元宵不知绿蜡之典,三人正在房中互相讥刺取笑。那宝玉正恐黛玉饭后贪眠,一时存了食,或夜间走了闲,皆非保养身体之法,幸而宝钗走来,大家谈笑,那林黛玉方不欲睡,自己才

奴才亦不可贱用

中国人信奉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恩将仇报者,如贾雨村,便成千夫所指的白眼狼。 想当初,贾雨村只是出身诗书仕宦之族的穷儒,父母祖宗根基已尽,人口衰丧,只剩得他一身一口,他寄居葫芦庙,每日卖文作字为生,幸得乡宦甄士隐相助,才能上京赶考

底气是自己给的

豪门不好混,尤其是贾府这种钟鼎之家,别说奴役丫头,就是当家主子,也被分了个三六九等。贾母、王夫人、凤姐出身显赫,风光自不必说;出身寒微者,如邢夫人、赵姨娘,即便侥幸登上主子之位,几番势利眼扫射之来,也免不得心虚气短。倒是尤氏,一

共1页/8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