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

谢谢你还记得我

父亲已经80岁了,患上了老年痴呆症,今年开始糊涂得厉害,大事小情遗忘得差不多了,甚至会忘记自己的姓名、年龄,更不用说女儿们的姓名。但他记得最清楚的是自己的身份是爸爸,所以不管谁叫他爸爸,他都应得最快、最清楚、最响亮。 我们回去看他。

父亲的眼泪

父亲已是九十岁高龄的老人了。不知什么时候,父亲开始喜欢吃我烙的鸡蛋葱油饼。他说,没想到,你烙的饼这么好吃,和我以前烙的饼一个样!我现在已烙不出以前那个味了。父亲嚼着饼,好像有种庆幸,又有些失落和遗憾。 听了父亲的夸赞,一种自豪感油

父亲的情人

我见到邹姐,是父亲住院的时候,那时因为肝腹水,父亲的肚子已肿得很大。那天晚上我去陪父亲,刚到病房门前,就听到父亲在说:是你打的电话吧?都那样了,不打咋办?一个女人的声音。女人的声音柔和,但我心里却一沉。上午,我接到一个电话,说父亲

陪父亲喝酒

又是下班时间,我给家里打了一个电话,是妈妈接的,我说:天天在外面吃,今天晚上想回家吃饭。妈妈忙不迭地表示:好啊,我一会儿就跟你爸去买菜。我说:别忘了给我爸爸炒个花生米,我陪他喝点小酒。话刚说完,妈妈带着几分哭腔问我:儿子,是不是

父亲老了,我也老了

父亲已是九十岁高龄的老人了。不知什么时候,父亲开始喜欢吃我烙的鸡蛋葱油饼。他说,没想到,你烙的饼这么好吃,和我以前烙的饼一个样!我现在已烙不出以前那个味了。父亲嚼着饼,好像有种庆幸,又有些失落和遗憾。 听了父亲的夸赞,一种自豪感油

陪父亲开怀喝一回

父亲有两个儿子,在小说或者电影里,有很多描述父子三人一起喝酒的欢快场景。我是最近才慢慢体会到喝酒那种至简至情的快乐的。 以前,跟父亲与弟弟一起喝酒,常常因为我中途退场给家庭聚会留下不少遗憾。30岁以后,喝酒还是感觉那么辣,却在每次和

我跟父亲收棒子

2012年6月,我大学毕业,顺利进入一家央企,笔试、面试、体检、期间的等待以及名目百出的学习让我下半年也没有到职。也正是这半年,让我接触并了解了父亲干了二十多年的这个行业收棒子(玉米)。 今天差点儿把命丢了 10月底,是收棒子相对比较好干

教父亲认字

当我决定教父亲认字的时候,他早已年过半百。他时刻担心自己会因记性不好,而无法领略我所教授的知识。我轻拍他的肩膀,像他当年哄我睡觉一般安慰他说:爸,您别担心,其实认字是很简单的。 我把新买的儿童看图识字放在他的床头,一遍又一遍地教他

只想和你接近

在我十六岁离家之前,我们一家七口全睡在同一张床上,睡在那种用木板架高铺着草席、冬天加上一层垫被的通铺。 这样的一家人应该很亲近吧?没错,不过,不包括父亲在内。 父亲可能一直在摸索、尝试与孩子们亲近的方式,但老是不得其门。 同样的,孩

只想等你抱一抱

我16岁离家之前,我们一家七口全睡在同一张床上,睡在那种用木板架高、铺着草席,冬天加上一层垫被的通铺。 这样的一家人应该很亲近吧?没错,不过,不包括父亲在内。 父亲可能一直在摸索、尝试与孩子们亲近的方式,但老是不得其门而入。 同样地,

共3页/29条
  • 首页
  • 上一页
  • 1
  • 2
  • 3
  • 下一页
  • 末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