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爱

爸爸,下个十年,你要陪我一起走

爸爸是双鱼座,妈妈是摩羯座,我是射手座,弟弟是天蝎座。从星座上看,我和爸爸都处于劣势,我们根本不是腹黑摩羯、天蝎的对手。所以,霸权的妈妈和心机重重的弟弟,经常在我和爸爸聊得很投入的时候,很鄙视地说:两个没心的人。 爸爸的确不是有心

我是一个海马爸爸

家里只有两个单身汉,我和儿子。每天早上,我先把儿子送到学校,再去公司上班。他总是站在校门口,冲我高高地挥起小手,海马爸爸,再见!不知从哪天起,儿子给我起了个外号海马爸爸。小家伙才9岁,却人小鬼大,也不知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两年前

父亲的心肝

朋友浩子是台湾的资深媒体人,当过报社记者、电视台新闻部总监,如今在搞我迄今仍没搞懂的新媒体。我俩都有气喘的毛病,曾经一起拿出喷剂交流品牌。 去年年底,参加朋友女儿的婚礼时遇到浩子,他气色很差,经多方打听,加上对浩子的威胁恐吓,他终

那煳饭那挂面

那一年我还在上学,一日,母亲和舅舅到矿上参加一个婚礼,晚上才能回来,让父亲给我做午饭。 中午我放学回来,家里一股焦煳味,很浓很浓。 父亲是要给我做焖米饭,西红柿炒鸡蛋。米饭焖在火上,准备炒鸡蛋时,他怎么也找不见葱。葱就在院外的一个

共2页/14条
  • 首页
  • 上一页
  • 1
  • 2
  • 末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