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

看看德国的富家子

我喜欢在饭店工作 初到南德小城H时,我在一家美国人开的饭店打工。和我一起工作的是一个叫马可的二十八九岁的高个子男生,他负责烤牛排、炸洋葱圈之类的工作。 马可是我们打工者当中最勤奋的一位,他常常接晚上10点以后的班,甚至干通宵。圣诞节之

坚守的尊严

在国外居住的我,和朋友们一起出去吃饭时,事先总是反复向大家强调,千万不要因为我的缘故去中国餐馆吃饭。其实有一句话我不好意思说出口,那就是,我不愿意去国外的中国餐馆吃饭。 在我生活的这个城市,有大大小小300多家中国餐馆,但是,没有一

我在德国当房东

父亲多年前就去了德国,去世时在法兰克福为我留下了两套房产,一套是法兰克福郊区的小庭院,另一套是法兰克福市区的公寓。我带着妻儿去德国继承房产时,在德国的工作还没有落实,家里有些捉襟见肘,于是我想到了出租市区的公寓以补贴家用。我把8

欧债中唯一不败的德国

欧洲荣景将最终结束于美丽的意大利海滩?抑或巴塞罗那梦幻的古典吉他声中? 《金融时报》《经济学人》《华尔街日报》每周总有一篇文章以抒情式的文字,哀悼华丽欧洲的终点,差别只是众多经济学家有的最不看好西班牙,有的点名意大利或爱尔兰;共同

理性的声音

经常有人问我,最喜欢德国的什么? 如果只让我说一样,那我的答案是德国的知识分子。 德国的知识分子是一个很独特的群体。他们很少趋炎附势,也很少加入万众的狂欢,他们和社会保持着一定的距离。但当触动了他们底线的时候,他们会发出强有力的声

德国拒绝上门生意

一个周六的下午,身在德国的我逛博物馆回来得比较迟。回去冲个澡后,突然想起需要买一些家用的物品。抬头一看,离关门只有两分钟。于是冲到商店里开始闪电购物。一阵悠扬的铃声响了,服务员微笑着向我招手,示意我把货物放回去。我还是坚持把货物

德国退旧箱

两年前,我在德国一家商场买了一只行李箱,约合人民币1000多元。箱子很大,造型也很美观。 这只箱子被装得满满的,随我飞回中国,又回德国,带到这里,拖到那里。这次回国,我和往常一样,把衣服清理出来,将箱子上的灰尘掸去,又拉开拉链,想拿出

为一条河奔走10年

德国 波茨坦对我们中国人来说,并不陌生。1945年7月26日,中,美,英三国发表促令日本无条件投降的波茨坦公告。今天,波茨坦的出名,和那里的一条河有关。距离柏林一个多小时车程的波茨坦,有一条冉科帕茨运河。河边的房子,大多是柏林人的别墅。

市长帮我提行李

刚到德国柏林时,我在火车站附近的一个小区租了房子,邻居是一对中年夫妻。因为打算在此常住,来德国之前我读了很多关于德国的介绍,有人说德国人刻板,不喜欢与人交往,我暗自担心,俗话说远亲不如近邻,我以后的生活该怎么办? 没想到,我到德国

德国搬家很轻松

不久前,我在德国看了一次搬家。可能有人会觉得奇怪:搬家有什么可看的?难道在德国搬家能搬出什么花样来?别说,这次在德国看搬家,我还真看出了一些花样。 我的大学同学老周夫妇移居德国近10年,勉强算是德国的中产阶级了。不过,他们没有买房

关注有礼:
打开微信,扫一扫,关注我,即可订阅。或搜索微信号:tbgz99

热门话题

创业    爱情    幸福    爱情故事    父母    股票    人生    财富    智慧    炫耀    经历    运气    女人    炒股    哲理    心灵    成熟    幸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