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关注 - 成熟男士的读者文摘

特别关注-成熟人士的读者文摘

当前位置: 特别关注>女人的事>

繁华落尽子规啼(2)

来源:品味经典 作者:谭伟民
艺伶传奇 1938年10月21日,孟小冬跟从老生大师余叔岩深造。这一天,成为她一生中难得的温暖日子,更决定了她之后的艺术和生命归宿。 京剧圈子里,一代名伶余叔岩是传奇中的传奇。余仅存于世的十八张半唱片,仿若是

    艺伶传奇

  1938年10月21日,孟小冬跟从老生大师余叔岩深造。这一天,成为她一生中难得的温暖日子,更决定了她之后的艺术和生命归宿。

  京剧圈子里,一代名伶余叔岩是传奇中的传奇。余仅存于世的十八张半唱片,仿若是京剧界“供”着的瑰宝,其地位相当于书法界的《兰亭集序》。王佩瑜说:“余叔岩在中国京剧史上是一位承前启后的大师,他虽然在10年到12年短暂的舞台生涯里,从未有编过新戏,但他对于谭派老生表演艺术的发展有着无可替代的作用。就是他,使早年仅靠调门高、响度大就为美的老生唱腔,发展成为一门抒情细腻的精致艺术。”

  当然,余叔岩的“怪脾气”,如其艺术一样名声在外——他很少收徒。后人回忆,余叔岩给人说戏,就跟孙猴儿拜菩提老祖一样,要等他情绪好、兴致高,哪怕深宵半夜,大烟抽足,才加以指点。同时,余叔岩教戏细腻,没完全学会,他不会继续往下教。没有铁杵磨针的决心,没法学成。

  但这个拜师过程,却一波三折。因为孟小冬与梅兰芳的关系,一度使余叔岩收她为徒有些顾虑。

  然而,余叔岩对孟小冬却非常欣赏。一九三五年,曾有人介绍一位有势力的上海票友拜余叔岩为师,余一口回绝:“有些人教也是白教,徒费心力。”朋友于是问:“那么当今之世,谁比较好呢?”余叔岩答:“目前接近我的戏路,且堪造就的,只孟小冬一人!”

  当余叔岩将孟小冬收为关门弟子后,因材施教,把“掏心窝子的玩艺儿”——《洪羊洞》、《搜孤救孤》中的手眼身法都毫不保留地拿出来了。有京剧界老前辈回忆,孟小冬学戏比较慢,不算“特别灵气”的,往往别人学个两遍就成的戏,她要学个五遍十遍才成。正因为如此,她的戏学得就比旁人来得扎实。

  孟小冬生得明眸隆准,剑眉星目,端庄儒雅,台风温文儒雅,俊逸潇洒,使人有“与君子交,怡怡如也”的感觉,更有一干“太太团”的粉丝。而孟小冬得天独厚的地方,是她有一副好嗓。五音俱全,四声皆备,膛音宽厚,最难得的是没有雌音,这是难得一见的。拜余之后,又练出沙音,更臻完善。孟瑶在《中国戏曲史》中这样评价孟小冬:“自拜叔岩,则每日必至余家用功,寒暑无间。前后五年,学了数十出戏,是余派唯一得到衣钵真传的人。”

  孟小冬随后在北平演出,一年至多演十场。有人问:既然受欢迎,为什么不多唱,多赚钱还不好?但老票友都知道:是真唱不了。首先是孟小冬体质不好,最为关键的是,她在台上,忠实于艺术,一句一字,丝毫不苟,犹如“搏狮搏兔,俱用全力”。

  比如京剧〔摇板〕、〔散板〕,没节奏,一般演员往往都敷衍了事,一表而过。岂不知,最难的就是〔摇板〕、〔散板〕,这是为角色抒情而设,麻木不仁,自然大煞风景了。因此,观众心中有杆秤:听演员唱,如果对〔散板〕、〔摇板〕,肯斟字酌句,考究细腻,时常落彩,这演员将来一定是角儿;反之,一辈子也红不了,梅谭高马,莫不如是。

  孟小冬这里下的功夫,与前辈高人相比,不遑多让。她唱一出戏,要用别人唱三出戏的精力,唱完一场,就累不可支。这种演出风格和余叔岩完全一样。因为对艺术的执着追求,使余叔岩对她极为看好,倾囊相授。

  王佩瑜被称为“小冬皇”,当年从评弹新秀一下跳行到京剧,就是因为听了孟小冬的声音,她回忆道:“我十二岁听到孟小冬1947年《搜孤救孤》的现场版,瞬间就被吸引了,那是老式录音机里抑扬顿挫的声音,她(孟小冬)每一亮嗓,就是山呼海啸的叫好,这种剧场热烈宏大的气场令人震撼,至今记忆犹新。”“余叔岩的弟子中,李少春等最终都成为一方诸侯,各树旗帜;应该说,孟小冬是他们中最完整地保留了余派表演艺术的大家。”

  孟小冬一生精心钻研余派唱腔,从唱腔中寻找自我的价值和心灵归宿。“我觉得之所以至今人们认为孟小冬容颜不老,青史长存,是因为她自己的声音。”《孟小冬》编剧王安祈如此评价孟小冬。

------分隔线----------------------------
广告链接
推荐内容
  • 熟睡中的恋人

    你静静地看过熟睡中的恋人吗?忘了是在什么样的心情之下,发觉他睡熟了,自己却睡不着...

  • 婚姻的馈赠

    美国福克斯新闻网专栏记者总结了婚姻在八个方面对男女的不同影响。一起来看看,在婚姻...

  • 尽管使唤

    女友到她家来玩,为了体现主人的盛情招待,她让老公特地叫了一家很靠谱的外卖。 那是...

  • 琼瑶的泰坦尼克

    为琼瑶的小说流泪不是一件稀奇的事情。我大学的女同学们常常捏着汗湿的手帕,看《失火...

  • 繁华落尽子规啼

    我听见了我的喘息声/越来越薄弱/灯终于灭了/走进暗房的我/不再依附周遭的光束/剩下的...

  • 也许有些简单的爱情更深情

    前不久,他与她住在了一起。这对未婚夫妻入住的是美国加州一幢装修普通的房子,其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