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的事

写给情敌的第十一封信


    那天,佟洁像往常那样,在楼梯的公用过道上梳头,因为母亲不允许她把头发掉得满屋都是。对面的房屋久未住人,所以她边梳头,边用脚尖着地,在原地轻盈地转圈。然后他上来了,停在这层楼的最下面一级台阶上,安静地看着她。

    那是一张白得几乎透明的脸,有着一双深邃得不像东方人的眼睛。佟洁愣住了,动作僵在了半空。这时一个女人急急地赶上来,手里抱着一个铁皮箱子,女人说,楚平,快开门,家具上来了。

    佟洁退回到自家的门后,在猫眼里,看着搬家工人把一件件陈旧斑驳的家具,搬进了对面的房子。那是一对夫妇,只是女人面色晦暗,穿一件剪裁混乱的衬衣,鼓出腰间的赘肉,和那个白皙安静的男人站在一起,就像一张生涩的电脑合成照片,怎么看都不协调。

    对面房间的门通常紧闭着,偶尔被那女人咚地撞开,然后一股过日子的味道便窜出来,搅得佟洁忐忑不安。

    有时楼道里响起脚步声,是那个叫楚平的男人下楼去,穿着运动鞋,却披着很厚的外套,佟洁便跟着冲出去,绕到他前面,在他的视线里蹦来蹦去。

    佟洁不知道自己想干什么,她就是想在那个男人的视线里蹦来蹦去,吸走他眼里的光茫。

    因为,那个早晨,楚平的眼神像颗子弹,一下洞穿了她包裹了24年的心。

    楚平在楼下散步或看书时,他的妻子,那个粗糙平淡的女人会站在阳台上,远远地看着他,阳台上一天到晚晒着衣服,女人灰黄的脸隐在各色织物里,光线很强,女人眯了眼,脸上的线条模糊不清。

    终于有一天,佟洁走近了楚平,楚平温和地拍拍身边的凳子,佟洁便坐了过去。那个阳光浓烈的下午,被佟洁和楚平在小花园里有一句没一句地打发着,很快就过去了。

    此后,便有了很多个这样的下午。

    佟洁从没将目光在楚平的妻子,那个叫丁秀珂的女人脸上停留过。她和楚平坐在阳光里,谈论一本大家都看过的书。佟洁只想这样安静地和他待在一起。那个阳台上的女人,她妨碍她了吗?还有佟洁的母亲,总是独断专行,父亲因为爱上了另一个女人而离家出走,而母亲则患上了强迫症,对自己的管束近乎苛刻。为什么要所有人,都走规定好的路线,哪管深一脚浅一脚?

    当然她和楚平,他们只是淡淡地交往,偶尔纠缠一个眼神,佟洁心里便满溢着幸福。

    母亲对佟洁说,我给你安排了相亲,是个不错的男孩子。佟洁没说什么,她从不违母亲的意愿。作为一个过来人,母亲自然知道女儿是怎么回事。家里的沙发垫子放错了位置她都不能容忍,何况佟洁如此错位的情感游戏。

    相亲的场面却出乎所有人的意料。佟洁打翻了一个茶杯,然后趁着众人忙乱收拾,她跑出了餐厅。她知道母亲为此会有怎样的反应,但她顾不得了,因为就在那个相亲对象对她露出一口白牙的时候,她想起了楚平安静的笑容。她相信楚平能明白她,虽然他总是随意拍拍她的手背,好像她是个小丫头。

    所以有一天当佟洁在猫眼里看到楚平家的钥匙忘在了门上时,她想都没想,就将它拔了下来。钥匙一大一小,那是个简单的家,只有两个需要上锁的地方,一个是家门,另一个呢?

    佟洁只用了十分钟,就找人配了一套一模一样的钥匙。当她把原版轻轻插回到门上时,手心里全是汗,回到房里仍在喘息心跳。

    楚平的家是她能想象到的陈旧,但屋里到处是精致的针织品,铺在茶几上,沙发上,冰箱上,还有跳跃的大花图案窗帘和桌布,以及无处不在的鲜花和植物。总之,这是个温暖的空间,从中能感觉到主人兴致勃勃的生活热情。这样的气息是佟洁家里所没有的,母亲总是将每个角落擦得一尘不染,却空旷寂寥,坐在其中,从指尖冷到心里。

    佟洁承认,她有些妒忌丁秀珂这个女人了。

(觉得不错,请分享✔)
(加v信,免费订阅!v信号:tbgz99 )

免费订阅《特别关注》
热门排行
  • 一周
  • 一月
关注有礼:
打开微信,扫一扫,关注我,即可订阅。或搜索微信号:tbgz99

热门话题

炒股    朋友    创业    成功    爱情故事    养生    名人故事    人品    营销    幸福    股票    喝酒    老板    考试    赚钱    夫妻    真诚    努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