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故事

奥斯威辛的雪是怎么变黑的


    1945年1月27日,奥斯威辛集中营被苏联红军解放,每年这一天,波兰都要隆重举行纪念活动。2005年11月1日,联合国大会更将其定为国际大屠杀纪念日。奥斯威辛的纬度大致相当于我国黑龙江省北部,纪念活动经常是在漫天匕舞的大雪中举行,一片白茫茫。然而,60多年前,奥斯威辛的雪却是黑色的,黑得像煤炭。

    奥斯威辛的黑雪

    1945年的一天早上,随军采访的苏联《真理报》记者波列伏依突然接到一位红军军官急电:“《真理报》记者波列伏依中校收。欲知地狱详情,速来奥斯威辛,并通知克鲁申斯基。”克鲁申斯基是《共青团真理报》记者,当时正在随军采访。得到消息后,两位记者立即冒着风雪前往奥斯威辛。

    飞机着陆以后,两位记者踏着开始解冻的积雪向集中营走去,首先看到的便是大门上的大幅标语:“劳动创造自由。”波列伏依的第一反应是:“这个口号写在这种地方,真是无耻之极。”

    那天晚上,两位记者住在了附近一个铁路职员家里。

    在那个铁路职员家里喝茶时,两位记者才知道堪称纳粹兽行之最的地方是被称为“奥斯威辛二号集中营”的比克瑙。那个铁路职员告诉他们,奥斯威辛是“集中营本部”,属于苦役营,囚犯们只要还能干活,就不致被杀害;比克瑙却是一个专门为杀人并消灭尸体而建的“灭绝营”,建有4个设计成“淋浴室”样子的毒气室,使用由杀虫剂“改进”而成的氰化物毒气,死亡之轮全速运转。

    战后受审时,原集中营司令官霍斯(1900-1947)说,采用毒气室杀人效率很高,困难在于处理尸体。挖坑掩埋工作量太大,占地也太多,焚化成为唯一的选择。尽管在比克瑙建了4座大型焚尸炉,但仍经常因为死尸太多,“消化”不了,不得不将尸体扔进几个大水泥池里浇上汽油露天焚烧,每次可以焚烧两三百具。

    囚犯起初都被用卡车运来,由于运输量太大,后来修建了铁路专线,终点站就在比克瑙。囚犯们到达后即被分成3组,第一组是被认为已经派不上用场的人。纳粹会彬彬有礼地对他们说,艰苦的旅程结束了,所有旅客都必须在这里清理个人卫生,洗个澡,对携带的物品进行消毒,然后换乘列车去各自的工作地点。他们被带到挂有“男浴池”和“妇女儿童浴池”的房间,交出携带的物品,然后每人脱光衣服,领到一个小牌和一小块肥皂,走进打扫得十分干净的大浴室。但是,当大门关上以后,淋浴头喷出的却不是水而是毒气。10到15分钟以后,高高兴兴自己走进去的一个个活人就变成一具具只能由别人抬出来的死尸。这些尸体被装上货车,运往焚尸炉。

    第二组是身体比较强壮的人,他们被送往各个苦役营,做各种危险和有害健康的工作。当他们因生病或者体弱而不能再干活的时候,也就被送到灭绝营来。第三组大多是双胞胎,也有一些侏儒,他们被送到门格勒等纳粹医生手里,成为医学试验的牺牲品,最后的归宿仍然是焚尸炉。

    第二天,两位记者请那位铁路职员带他们去比克瑙。撤退前,党卫军已经把车站、“澡堂”和铁路炸毁,火化场房项也已经被掀掉,但焚尸炉依旧立在那里。通过敞开的炉门,可以看到没有烧尽的残骨。掏出来的骨灰颜色有点发蓝,很干燥,踩下去发出轻微的响声,听了让人觉得像是死者在呻吟。那位铁路职员的太太问两位记者:“你们在飞机上是否注意过这里的雪是什么颜色的?这里的雪是黑色的,黑得像无烟煤。”那时已经是冰雪开始消融的季节,波列伏依这才注意到,新雪消融以后,极目望去,直到天边,陈雪都是黑色的,而且乌油油,摸一下,手上立即沾满污垢。这些污垢都是没有燃烧完全的骨灰微粒,它们先是形成黑烟升上天空,然后随着落雪降回地面。那位铁路职员的太太告诉他们,这种带有骨灰烟炱的、难闻的、更让人心理难以承受的空气,附近居民已经呼吸了5年。

(觉得不错,请分享✔)


加小编私人微信,看不一样的朋友圈!

微信:2564488261

免费订阅《特别关注》
热门排行
  • 一周
  • 一月
关注有礼:
打开微信,扫一扫,关注我,即可订阅。或搜索微信号:tbgz99

热门话题

幽默    人生    亲情    朋友    哲理    美女    男人    成功    美食        旅游    父亲    乔布斯    结婚    赚钱    职场    名人故事    美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