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故事

假如都去随大流


第一次见到《水浒》,还是住在名叫“余湖”的小岛上,繁体竖排本,七十回,只有下册。封面两个字,只认识一个。古人笑话里说:“读过一本书,叫水许,里头有条好汉,唤做季达,手持两把大爹,有万夫不当之男。”我当时脱口而出的书名,大概也是水许。不然,不会引出那个笑话。

书不能全看懂,故事可以跟下去。下册一开始就是宋江逃亡,乱糟糟的。到了江州安定下来,和戴宗、李逵交朋友:闲来饮酒作诗,我才读出味道。黄文炳解析反诗,像抓特务故事一样引人入胜,使我油然想起听过的许多诗词和标语的小道消息。戴宗的甲马那么神妙,尽管知道不是马,总想着有看不见的小马,驮着不会法术的李逵飞跑。读得费解又紧张的,还有法场杀人的讲究:“胶水刷了头发,绾个鹅梨角儿,各插上一朵红绫子纸花。”这装扮,像对付小女孩儿。书中的刽子手蔡庆什么的,喜欢鬓边插朵大红花。现在想,该是为了避邪。

水浒传
 

金圣叹腰斩水浒,把我读到全书的时间推迟三四年。有一天,父亲回家对我说,弄到了全套《水許传》,一百二十回本,三册。封面墨绿色,无图案装饰,书名几个大黑字,忘了是《水浒传》还是《水浒全传》。

后几十回里,自相残杀,实在读得气闷。好在还有不少精彩段子,如李逵寿张乔坐衙,燕青打擂,宋江柴进游东京,到李师师家通关节。征王庆、田虎,毫发无伤。征方腊,一个个英雄好汉,糊里糊涂地死去。没有这一次大幻灭,怎见得宋江一意孤行、卖身投靠的残忍?反对招安的几位,和跟着宋江巴望封妻荫子的,结果并无不同,都是做了人家的鹰犬,连一块骨头也没啃着。幸好李俊三兄弟结交费保,功成身退,远走海外,创出一番事业,给读者一个慰藉。

金圣叹究竟有什么眼光,让小说止于排座次或惊噩梦?留下希望,还是明知无善果,干脆尽早了断?

十岁读《水浒》,最不耐烦揭阳镇那几回。地方恶霸加劫匪的一连串胡闹,打小已经见惯。李俊、二张、童氏兄弟,形象模糊。李俊既重义气,大事情上又有主见,不盲目跟着别人走。这是以前没想到的。这一点,连林冲也比不了。

试想,林冲有什么做官的野心?宋江对他没有恩,他对宋江有恩。梁山的基业,是他成就晁盖的。然后,才有宋江白捡一个头把交椅坐。他对招安心寒,知事情不可逆转,不像武松那样直性子,吵嚷一通了事。他顾全脸面,说是不坏兄弟间的义气。假如都去随大流,一路厮杀到生命的终点,多冤呢。

如果喜欢我的文章,请关注我✔

(觉得不错,请分享✔)
(加微信,免费订阅!微信号:tbgz99 )

免费订阅《特别关注》
热门排行
  • 一周
  • 一月
关注有礼:
打开微信,扫一扫,关注我,即可订阅。或搜索微信号:tbgz99

热门话题

诱惑    炒股    成功    创业    恋爱    企业管理    幽默网文    /tu/2016/091902.jpg    股票    感悟    人生感悟    山楂    积食    爱情故事    小说        赚钱    名人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