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趣的事

赵启正幽默演讲


    大家好,今天我是个听众,并且没有接到邀请,是自动来的。今天讨论的题目是“文化的交流与互动”,这是个太重要的题目,所以四位演讲嘉宾也都是重量级人物。论坛结束之际,组织者临时让我讲几句,我怎么居然也答应了?

    有一句话流行了很久,但这句话是不正确的,“越是民族的,越是世界的”,这怎么可能呢?这句话使我们懒惰:我们不努力也会自然地成为世界的?有这样的事吗?地方一个普通的小曲,首先是地方的,可能也是民族的,但中国都没走全,怎就会是世界的呢?

    有的地方剧团到了北京,谁去看?观众多是老乡。你再演几场,没人看了。在中国都不行,怎么“越是民族的,越是世界的”?这荒谬不荒谬?

    有人说这是鲁迅说的,我们查了,鲁迅没说过。鲁迅是这么说的:只有民族的,才是世界的。我把他这句话说全了,只有在本民族是优秀的前提下,才有“可能”成为世界的。(指了指台上坐着的演讲嘉宾马晓晖)如果马晓晖二胡拉得跟我一个水平,连家里人都不愿意听,怎么能出家门呢?

    一定是优秀的,才是世界的,而且在民族的、传统的基础上还要有新创意。所以“越是民族的,越是世界的”是非常懒惰的、不作为的思想,我们再也不要说这句话了。说空话,没有作为,没有出息。

    那么,我们文化“走出去”,以什么方式走出去?也许“穿中装”、“穿西装”都可以,但是不能都“穿西装”。有的人说京剧,那可是“国粹”。但是,多数外国人是看不懂的。京剧的确是有特色的优秀剧种,但是要走出去,你得适应世界,让外国人看得懂。我曾在上海戏剧学院做过一个有关跨文化主题的演讲,一个中文说得挺好的非洲学生说,京剧我只看懂了一出,叫《三岔口》 ,其他的全没看懂。他不知道《三国演义》 ,想看懂《失空斩》就很难。

    “京剧”应该怎么翻译成英语?这个词一直被翻译成BeijingOpera (北京歌剧),人家说大概就是北京人演的《图兰朵》、《茶花女》。日本人的歌舞伎翻译成英文,不叫TokyoOpera(日本歌剧),它叫Kabuki。Kabuki就是歌舞伎的日文发音。Kabuki,哦,外国人就懂了,就是日本那种脸上涂得很白的那种演出吧。至少外国人不会认为它是东京人演的《胡桃夹子》,或者《卡门》。所以,咱们好不容易有点中国的、可以输出的、民族的东西,却用了外国词汇,“穿了西装”。明明是中国的馒头,却被翻译成了“蒸气面包”。

    所以要想别人尊敬我们的文化,我们要先尊敬自己的文化。“京剧”就得译成“JingJu”,没有什么可犹疑的。

    现在我们又有一个毛病,太爱讲“哲学”,道理说得太多!刚才演讲的几位,都有哲学思想,却都没用哲学语言,都讲了自己。王蒙先生与大家分享了他与外国人交流的故事,讲得多好啊,他没讲幽默的定义,他讲的是幽默中的幽默,二级幽默,这可了不起。吴大使讲了中国大妈给外国年轻人洗袜子的故事,说明我们中国人很善良。卢燕则讲了她在中美交流中尊重差异,成功地对付文化歧视的故事。

    故事往往是哲学的载体,故事往往离真理最近。所以我想就像今天的四位演讲嘉宾,他们讲的都是故事,讲中国的故事才能感动人。用平易的语言讲出一个深刻的道理,你是高手;用复杂的语言讲一个复杂的道理,你是及格;用复杂的语言也说不清楚,你不及格。不及格的讲话我们也常遇到啊。到社会科学家那儿说点儿自然科学语言,到自然科学家那儿说点儿社会科学语言,多费劲啊。谁能用简单的话语讲出深刻的道理来,我们就佩服谁,台上这四位,我们要佩服。

    什么是中国的故事?就是我们自己身边的事儿。你要给人一个大苹果,就是一个故事,不要费了很多劲把苹果做成果酱或维生素C药片请别人吃。维生素C其实就是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自在其中了。

    有一位外国驻中国大使跟我说,贵国有一个特点,从副乡长到副省长说的话几乎一模一样。如果他们说的都是原则性的语言,当然一样了。我不是说这样说就错了,但这种语言往往是结论式的,往往是较干巴的。如果乡长讲讲乡里的故事,省长讲讲省里的故事,效果就会不一样了。

    为什么我们退步了,不会讲故事了?我们从幼儿园就学讲故事,长大了却不会讲了。所以说文化的交流与互动,我们人人都会,就看你愿意不愿意做了。如果愿意做,我们中国文化就能够影响到世界。撒切尔所说的“中国没有文化输出”这句话就将要破产。

(觉得不错,请分享✔)
(加v信,免费订阅!v信号:tbgz99 )

免费订阅《特别关注》
热门排行
  • 一周
  • 一月
关注有礼:
打开微信,扫一扫,关注我,即可订阅。或搜索微信号:tbgz99

热门话题

炒股    朋友    创业    成功    爱情故事    养生    名人故事    人品    营销    幸福    股票    喝酒    老板    考试    赚钱    夫妻    真诚    努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