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事

无权索要儿子的成绩单


  因为要在澳大利亚工作很长时间,我就把在国内上三年级的儿子接到澳大利亚插班读小学。由于澳大利亚小学是七年制,根据儿子的学习水平,经过与老师协商,我让他上了四年级。

  澳大利亚小学的学习压力不大,每天儿子放学回家从来不做作业,就知道疯玩。为了能让孩子快些成才,我给他制订了一套严格的学习计划,常想过问一下他的学习成绩,可每当我问起他的学习成绩时,小家伙竟然头一扬:“这是我的隐私!”我在儿子面前多次吃到“闭门羹”。来澳大利亚多年,听到最多的也是这句话,就像新闻发言人常说的那句“无可奉告”一样。

  好不容易知道儿子的学校近期组织了一次知识测验,我想知道他考得怎么样,顺便想知道他在班级内的排名。儿子肯定是不会告诉我的,我就把电话打给了他的辅导老师德维森。因为去学校接过孩子,平常关于如何管理教育孩子也和他有过探讨,所以他给我留过他的办公室电话。得知我的来意后,他显得很惊讶:“刘先生,很抱歉,这事关乎您儿子的隐私,得经过他的同意,我才能告诉您。”可我是他的父亲啊!在我们中国,老子管儿子天经地义,难道我这个当父亲的,连儿子在学校考了多少分都没有权利知道?德维森在电话里一个劲地道歉:“对不起,这是澳大利亚,您确实无权索要您儿子的成绩单。”

  这事让我火冒三丈,我还就不信问不出我儿子的考试成绩!我气冲冲地放下电话,决定第二天去找他们的校长。

  进门前我听到和蔼的校长在发脾气!原来有一位外籍员工不经意间透露了同事的手机号码,处理结果竟然是辞退!这要是在国内,是多么正常的一件事情啊,然而就像德维森所说的,这是在澳大利亚,他们视个人隐私为最高级别的秘密,大有“一般人我不告诉他”的架势。

  明知道可能被拒绝,我还是硬着头皮敲开了校长办公室的门,我刚说:“我儿子的学习成绩……”校长就赶紧表态:“您放心,我们会采取适当的步骤保护我们学生的隐私,敏感信息我们会重点保护。除非根据法律或政府的强制性规定,否则,在未得到您儿子的许可之前,我们不会把您儿子的任何个人信息泄露或者提供给无关的第三方。”这下彻底没戏了,我还想再试试:“可我是孩子的父亲啊。”校长的答复和德维森几乎一模一样:“父亲也不行,因为分数是孩子的隐私。”我这才死了心。

    一开始,我觉得儿子的校长刻板得有些不近情理,可后来,我仔细一想,校长不肯把儿子的成绩单给我,捍卫儿子的隐私,这不正体现了校长对儿子的尊重吗?经过深刻反思,我觉得我们中国人很有必要,认真学习一下澳大利亚人这种坚决捍卫他人隐私的精神。
 

(觉得不错,请分享✔)
(加v信,免费订阅!v信号:tbgz99 )

免费订阅《特别关注》
热门排行
  • 一周
  • 一月
关注有礼:
打开微信,扫一扫,关注我,即可订阅。或搜索微信号:tbgz99

热门话题

炒股    朋友    创业    成功    爱情故事    养生    名人故事    人品    营销    幸福    股票    喝酒    老板    考试    赚钱    夫妻    真诚    努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