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关注 - 成熟男士的读者文摘

特别关注-成熟人士的读者文摘

当前位置: 特别关注>书中事>

熊掌不及猪手

来源:未知 作者:读者
熊掌季来临的时候,有位料理明星级人物搞来一只仔熊掌,给大家尝鲜。据说,交易过程就很惊悚,要跑去东北的山区,跟不同的线人接头,一关又一关,最后才拿到货。熊掌这玩意,曾经作为北方王公贵族心目中的珍馐,现在烹饪方法已经濒临失传,只剩下

  熊掌季来临的时候,有位料理明星级人物搞来一只仔熊掌,给大家尝鲜。据说,交易过程就很惊悚,要跑去东北的山区,跟不同的线人接头,一关又一关,最后才拿到货。熊掌这玩意,曾经作为北方王公贵族心目中的珍馐,现在烹饪方法已经濒临失传,只剩下一两个大师掌握其剥皮拆骨、烹调去味的全部方法,所以,料理明星专门请来自己的师傅全程指导,只为让朋友吃个热闹。至于好吃不好吃,料理明星浅浅一笑说:“世界上最好吃的一定是那些平常的肉,所以同理,熊掌再怎么好吃,也好吃不过猪手。”

  人都有猎奇心态,总以为山珍海味里说到的熊掌、猩唇、驼峰甚至龙肝凤髓,一定都是极端的美味。实际上呢,熊掌极腥,猩唇极臭,驼峰极膻,至于龙肝凤髓,则纯粹是瞎掰,就算有,也一定浓郁不过鹅肝猪髓。小时候去西南部亲戚家,被招待吃穿山甲,那时候还小,不知道穿山甲是何物,只觉得嘴里是坨老木的鸡肉。后来,看到穿山甲到底长得是何模样,更加引起了对那肉的憎恨。去泰国的时候,跟着吃了顿大桌饭,在某个盘子里又吃到了穿山甲的感觉,一边惊奇,一边问,这是什么肉。别人笑笑说,你猜。既然都这种表情了,那也不用猜,定是当地招牌菜鳄鱼肉无疑。最可怕的是,吃过之后还要发证书,并且会有好事的服务员露出雪白牙齿,微笑着告诉你,你吃的那条鳄鱼,曾经吃过一头河马两头水牛一个小孩。听了之后,当下就觉得反胃,吃的都是什么东西啊。

  同理的也有那些珍稀的鱼,比如河豚,虽也算鲜,但那鲜美决不至于要拼死去吃,也就是出多点钱就能吃到的鲜。有个朋友,久闻河豚鱼大名,后来终于吃到一盆红烧的。吃完之后说,为了这个味道去冒生命危险,也太不值了。日本人好吃鲸鱼,永远都会被周遭动物保护组织人士唾骂,后来尝到鲸鱼刺身以及鲸鱼舌刺身,不由地感叹那日本人的确该骂,就凭鲸鱼肉的麻木程度,你也就知道,那鲸鱼不是上天派来喂饱人类的动物,有这点造捕鲸船的功夫,不如全投入捕金枪鱼技术呢。

  又想起三个既黑色又好笑的真实故事:故事一,动物园的老虎死了,电视台派了主持人去报道这个事情,报道完了之后就招待他吃了一顿大锅炖虎肉。故事二,动物园的大象死了,动物园正好又在大学旁边,于是这个大学的食堂就供应了一个月的大象肉。故事三,动物园的金龙鱼没死,但是,动物园经营不下去了,就把那金龙鱼做成汤卖了,有鱼肉的卖十块钱一盒,光是汤的卖一块钱一盒,竟然博得食客盈门。

  终于见到传说中的熊掌,烹饪工艺确实了得,整只熊掌去皮脱骨,完成后的那一盆仍然是一只掌的模样,只不过筷子戳上去已经松松软软犹如手套。熊掌以红花汁做底,以上好大干贝铺在周边,吐鲜吸味。因为是极腥的物事,“使其味出”着实不易。转眼之间,大厨已将这只大手套分为几堆肉,夹到每个人盘子里。运气之下,仍有心理障碍,眼见那细嫩的皮上隐约仍可见极短的黑毛,顿时不管三七二十一,速速吞下才好。一边吞一边不敢嚼,还硬生生抓起红酒猛灌几口,这才把自己那一块压进胃里去。

  至于味道,既然吃得那么惊恐,那也谈不上什么美味可言。可怜大师级人物辛苦展示手艺,吃的人却个个都战战兢兢。这菜倒是有个气势雄伟的名字,且十分文气,叫做“一掌河山”。

  但这一掌没有定下河山,倒是打翻了不少人的胃口,从此以后再面对山珍海味,恐怕都会有点阴影了。
 

------分隔线----------------------------
广告链接
推荐内容
  • 酣畅酒男

    去年夏天,我匆匆经过九江,在长江畔重建的浔阳楼,看一面墙宋江醉酒的故事,忽然就明...

  • 饭局之花

    如果没有女人,再荤的饭局也都是素局。几个老男人在一起拼酒,掏心窝子,累了斜斜地靠...

  • 一事精至能动人

    上海有个人叫沈似的,是个大吃家。把祖辈留下的家业吃得个精光,他是卖房子卖地吃。吃...

  • 人生最有价值的投资

    在华尔街工作太紧张,我在37岁时退休,寻求另外一种生活,也让自已有时间思考。 改变...

  • 出工不出力

    臣子谋逆,自然是皇帝无能。而皇帝恩威四海,权力无边,怎么会治不了身边的臣子呢?这...

  • 回家方懂旅行

    一位朋友刚从美国旅行归来,他告诉我,一个孩子将他严厉地批评了一顿。从此之后,他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