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中事

重色轻友是有缘由的


    “科学松鼠会”是一个科学传播公益团体,试图通过自己的努力使科学传播并流行开来。科学松鼠会由科学作家姬十三等人创立。“科学松鼠会”的名字来自一个有趣的比喻。松鼠会的创始者们认为科学对于普通大众来说,就像味道鲜美却又不方便吃的坚果,而他们就是要像松鼠一样,把科学坚果外层的硬壳剥掉,把美味的果肉献给大众。
  
   我们都认识这样一个朋友:他或她在遇上心仪的异性后就从朋友圈的聚会里完全失踪。此前每天黏如连体婴的女伴,或是此前夜夜一同举杯痛饮的兄弟,有了异性立刻丧失了人性。你完全可以把这人的手机号码从通讯录中删除,反正即使打通也只会得到“抱歉,我们已经订好了去海边”或者“真没办法,我得陪女友逛街”的回复。这种状况会一直持续到这段恋情终结,此人才会垂头丧气地在朋友圈中“复活”。提到这种会因坠入爱河而周期性神隐的朋友时,我们一般用四个字来概括:重色轻友。

   而英国的人类学家邓巴则通过研究指出,“重色轻友”是有演化学上的原因的——我们的大脑处理亲密关系的能力有限。他甚至算出了一个具体数目:平均每个行蜜运的人在得到一个恋人的同时,会疏远两名此前的挚友。这项研究已发表在最近的《人际关系》期刊上,邓巴还表示,就统计数字来看,男性和女性的“重色轻友”程度十分接近。

  邓巴是牛津大学研究认知与进化的人类学家。1992年,他根据自己对灵长类的研究结果提出了著名的“社会脑假说”。假说认为,与其他动物相比,灵长类似乎选择了一条特异独行的演化策略:呆在一个相对稳定的种群中彼此协助。而在这种共同生活的过程中,灵长类个体需要与种群内的每个其他个体建立起某种长期的 “社交关系”。而负责处理复杂与抽象思维的新大脑皮质在整个大脑中所占的比例越大,个体能处理的“稳定人际关系”就越多,于是平均种群就越庞大。邓巴一共收集了38种灵长类的数据,狒狒的平均种群大小不过50上下,这意味着狒狒的新大脑皮质只足以让它维持50个互动频繁的“猴脉”。而人类的种群大小是多少呢?邓巴估算的结果是148。这就是著名的“邓巴数”:一万多年前的新石器时代农业村平均人数——约150。1086年,征服者威廉一世统计出的英格兰村落平均居民数——约150。2008年,Facebook统计了一下用户平均的朋友数——你猜是多少?130上下,依然十分靠近邓巴数。可见虽然科技日新月异,我们的新大脑皮质倒没有随之飞跃发展。

  邓巴认为,我们并非对这150段关系一视同仁。实际上,根据互动频率与亲密程度,这些关系大约可划分为四层。这些关系像同心圆一样把我们层层包围,最外层大圆的面积是150,接下来一个半径小些的面积是50,再靠近的一层面积只有15,而最里面的小圆代表着我们能维护的最亲密核心关系,只有五段——包括家人在内,他们是当你陷入情绪崩溃或生活危机时会求助的对象。而且这五段关系的参与者还不一定都是人:对信仰宗教的人而言,也许是神灵占了一段;对养宠物的人来说,也许家里那只德牧占了一段;对爱看偶像剧的少女来说,也许她迷恋的巨星也占了一段。

  这就好像我们这台大脑主机上只有五个USB接口,在我们的成长过程中,这五个接口一直处在占满的状态,我们与外界的交流大部分也是通过这五个接口。而当要加上新的外接设备时,我们就得挥泪把某个“核心成员”放逐到外层,才能腾出空位接纳新的亲密关系。而恋情好比特别耗电的一个外接硬盘,一般要一次占据两个接口才能正常工作。于是恋人加入,两个亲密友人退位让贤——你看,爱情的确是件奢侈品,需要时间、金钱甚至大脑皮质的昂贵投资。

(觉得不错,请分享✔)
(加v信,免费订阅!v信号:tbgz99 )

免费订阅《特别关注》
热门排行
  • 一周
  • 一月
关注有礼:
打开微信,扫一扫,关注我,即可订阅。或搜索微信号:tbgz99

热门话题

炒股    朋友    创业    成功    爱情故事    养生    名人故事    人品    营销    幸福    股票    喝酒    老板    考试    赚钱    夫妻    真诚    努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