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关注 - 成熟男士的读者文摘

特别关注-成熟人士的读者文摘

当前位置: 特别关注>家事>

给爸爸最后的尊严

来源:解放日报 作者:张斌
这是一位肿瘤患者家属的真实感受,提出了一个普遍性的问题:我们应该如何去尊重一位病人不做化疗的决定,社会又应该如何真切地让每一位成员都能更有尊严地活到最后? 为什么是爸爸 2013年4月15日,周一早晨,初诊怀疑爸爸得了肝肿瘤。一圈电话打下

  这是一位肿瘤患者家属的真实感受,提出了一个普遍性的问题:我们应该如何去尊重一位病人不做化疗的决定,社会又应该如何真切地让每一位成员都能更有尊严地活到最后?

  为什么是爸爸

  2013年4月15日,周一早晨,初诊怀疑爸爸得了肝肿瘤。一圈电话打下来,决定到上海一家三级甲等医院再确认。

  转机没有出现。一项项检查结果出来,都是最坏的,胃癌晚期,肝转移,淋巴转移,肿瘤细胞恶性程度是现有分类级别中最高的一种。为什么是亲爱的爸爸?我躲在厕所里哭。

  晚上无法入睡,想起小时候的许多场景:我坐在三轮车上,大热天,家里的母猪下了小猪,我和爸爸一起去卖;家里收的稻谷要送去脱壳,爸爸划着船,我坐在船舷边,看到河里有蛇游过,大声尖叫;妈妈生病住院,爸爸骑一辆自行车载着我们去看她,后面坐着姐姐,前面坐着我,我们喊着口号,为爸爸上坡加油……往人心深处看,多少爱,影影绰绰。

  应该告诉他真相吗

  要不要将病情如实告诉爸爸?

  妈妈反对:“怎么说?爸爸,你没治了,没希望了。你这是恐吓他,我坚决反对,不允许。”姐姐反对:“为什么大多数癌症病人的家属选择不说实情?因为不说破,还有希望。没有希望,你让爸爸一天天怎么过?”姑姑也反对:“这样太残酷了,就让他糊里糊涂地过日子吧,病情重了,他自己就猜到了。”

  我觉得自己陷入一张说不清道不明的大网中。我痛恨人们将“糊里糊涂”“不能承受打击”这样的话用在我的爸爸身上,我无法接受人们以可怜、惋惜的目光看我的爸爸,我近乎歇斯底里地认为,亲人们远远低估了我的爸爸。但没有亲人们的支持,特别是没有妈妈的同意,我不敢也不应该擅作主张。

  气氛开始变得暧昧和躲闪起来。饭桌上,所有人都担心爸爸说话,怕他问病情,怕他说绝望的话;和爸爸独处变成一件让人尴尬的事,到底是装作无事发生,还是语焉不详试图安慰。爸爸更加沉默,欲言又止。

------分隔线----------------------------
广告链接
推荐内容
  • 委屈自己的味

    我一直不清楚父亲爱吃的菜是什么。 不仅如此,我还一度嘲笑父亲的口味如此特别,避异...

  • 泥泞情路归何处

    何洁对流沙河的爱,是从疼惜开始的。 那年夏天,骊山脚下华清池畔,微风轻拂荷花正好...

  • 千里追爱

    1968年IO月,我认识了一个女孩,她叫章娅,小名丫丫。那年,她15岁,我16岁。 我们家...

  • 杜拉斯最后的情人

    那年,他27岁,风华正茂,是一名刚从哲学系毕业的大学生,而她已是66岁的老妪了。 这...

  • 父子间时代话题

    1982年年初,我从上海师大毕业,经过一番周折,被分配至安亭师范学校当老师。 我去安...

  • 送丈夫情人最后一程

    30年前秋天的一个晌午,门前小河边的芦花呈暗紫色,院子里堆放着枯萎的辣椒茄子秸,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