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事

小婶家的忒修斯之船


    小叔走得早,那年,小婶才30出点头。亲戚们看小婶一人拉扯俩孩子不容易,就相帮着,将光棍程飞招进了门。程飞人不错,对小婶知冷知热,还眼珠子似的疼小婶的一对儿女。可谁想得到呢,一年盛夏,小婶竟在玉米地里犯了恶疾,没留一句话,走了。还好,那年,女儿已经远嫁,儿子也在外地成了家。

    亲戚们看着冷清清的院子,都重重地叹息,说,这个家,怕是要散了。

    程飞却没走。而且,几年后,程飞还另娶了个女人,就在小婶的院子里成的亲。做媒的,居然还是小婶的儿女。小婶白发苍苍的娘,曾将小婶的儿女拦在了半路上舞着拐杖骂:你们这样做,对得起你们娘?两个白眼狼!小婶娘的儿女躲着拐,说,这样做,才对得起娘。小婶的娘声音里就带了哭腔——早晚你们要后悔的!

    一个眉眼清爽的女人从此在小婶的院子里出没。程飞恢复了元气,进出院子,都哼着歌。连程飞菜园子里的菜,都虎虎有了生气。小婶的一对儿女在外开枝散叶,生下的丫头小子却都是程飞和那女人一手带大的。

    那个女人原先也是有个儿子的。有一天,女人对程飞说,我想让儿子搬过来和我们一起住,你看成不?程飞指着偌大的院子,说,成啊,人多了热闹。女人的心里终究有点不踏实,说,还是先征求一下俩孩子的意见吧。程飞说,没问题的,我是他们爹嘛。

    女人的儿子就搬了过来。没几年,也开枝散叶,生下一对双胞胎,满院子欢跑。

    过了十多年,程飞也走了。我赶回去送他最后一程。站在小婶的院子里,看着往两边高高翘起的房檐,我忽然想起了传说中的忒修斯之船。

    那是一艘假想中的船。一只在海上航行了数百年的船。它不断地经历着维修和零部件的替换,直到所有的零部件都不再是最初的那些。这是一艘一直困扰着人们思维的大船——它还是原来的那艘船么?还有,如果将忒修斯之船上取下来的老部件拿来重新建造一艘新船,那么,两艘船中,哪一艘才是真正的忒修斯之船呢?

    正如眼前这个显然修缮过好几次的院子。它,还是小叔小婶原先的那个家么?

    正胡思乱想着,小婶的一双儿女也千里迢迢地赶回来了。他们扑到程飞的灵前,大放悲声,我清楚地听到他们哭喊着说——爹啊爹啊,你怎么能不等等我们俩回来就走了呢?

    这一声“爹”,将我从忒修斯之船的困扰中拽了回来。是啊,不管院子的主人如何变换,只要这艘忒修斯之船的爱的内核没变,这个院子,就仍还是原来的那个院子呀。

    给程飞过完“七”,女人要来一辆车,将一家子的零星杂物一趟趟往车上搬。有人问,女人就低头抹泪,说,程飞不在了,我再住着这院子,别人不说闲话,我自己都觉得不合适啊。问的人就叹口气,说,可是,你又能到哪儿去呢?是啊,女人嫁给程飞前住的那几间老房子,遇上拆迁,早推倒了。

    车开到半路上,女人被小婶的儿子和女儿追上了。我的堂弟和堂妹一人拉住女人的一只胳膊,说,院子您尽管住,程飞是我们的爹,你就是我们的娘。

    一听这话,女人哭了。

(觉得不错,请分享✔)
(加v信,免费订阅!v信号:tbgz99 )

免费订阅《特别关注》
热门排行
  • 一周
  • 一月
关注有礼:
打开微信,扫一扫,关注我,即可订阅。或搜索微信号:tbgz99

热门话题

炒股    朋友    创业    成功    爱情故事    养生    名人故事    人品    营销    幸福    股票    喝酒    老板    考试    赚钱    夫妻    真诚    努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