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事

江上的母亲


    一

    这是一篇萦怀于心而又一直不敢动笔的文章,是心中绷得太紧以至于怕轻轻一抚就砉然断裂的弦丝,却又恍若巨石在喉,耿耿于无数个不眠之夜,在黑暗中撕心裂肺,似乎只需默默一念,便足以砸碎我寄命尘世这一点点虚妄的自足。

    又是江南飞霜的时节了,秋水生凉,寒气渐沉。整整十年了,身寄北国的我仍不敢重回那一段冰冷的水域,不敢也不欲去想象我投江失踪的母亲,至今仍暴尸于哪一片月光下……

    二

    我外祖母是江汉平原的大家闺秀,其父在民国初留学扶桑八年,归国赴任甘肃省高法院长前,决定与天门望族刘家结为姻亲——那时的刘家三少爷(我外祖父)刚成为黄埔八期的士官生,开始了他的戎马生涯。在可能存在过的短暂幸福之后,作为战祸频仍年代的军人之妻,外祖母便带着我的母亲步入了她孤独的一生。

    抗战爆发,外祖父侍卫蒋公撤退西南。刘家太爷故去,大宅日见凋敝。该地区又是各方拉锯争夺之地,无论哪一部短暂占领,徒具虚名的刘宅便成了搜刮粮饷的目标。外祖母带着我年少的母亲东躲西藏,饱受离乱之苦。最后因怕女儿受辱,外祖母只好托乡里客商将我母亲带到湘西伯父家避祸。母亲在那里识尽炎凉,像一个女仆般做工求学。

    三

    日本投降当年,母亲独自踏上还乡寻母的艰难路程,当她找到捡棉花纺线度日的外祖母时,劫后重逢的泪水湿透了她们褴褛的衣衫。次年,乡人传言外祖父衣锦还乡,授衔少将驻节武汉。母亲来到省城寻父,等待她的却是晴天霹雳——外祖父不信他的妻女还能侥幸存活,已经重新娶妻生子了。而且他隐瞒了婚史,因此不敢相认。

    悲愤的母亲闯进了她父亲的一场盛大酒会,一时舆论大哗。外祖父回乡逼迫外祖母离婚,从此父女反目,我母亲坚决改名换姓,以示恩断义绝。

    天道往还,1948年,节节败退的外祖父奉命移师恩施,赴任途中被伏击,流弹洞穿了他壮年的胸脯——而最后为他扶柩理丧的竟是我终身寡居的外祖母。

    1949年,“革大”招生,母亲投考,结业后竟又被分往恩施剿匪土改——踏上了她父亲送命的路程。在这条充满险恶的山路上,她与我父亲邂逅。一个平原被弃的将门孤女,一个山中破落的土司孑遗,在那个伟大动荡的时代,偶然而又必然地结合了,并从此扎根深山:

    四

    外祖母早三原谅了她的丈夫,母亲却永远仇恨她的父亲。她无法在现实中惩罚他,便极力在精神上满足一种虚构的报复——改名换姓,不承认有此父亲,甚至不允许外祖母去原谅。

    然而这种背叛只能停留在自我泄愤的地。从她报考革命大学那天起,她就要面对无数张表格。她总是试图说明她是她父亲那个阶级的弃婴,她和她母亲属于苦难平民,然而表格却限制了她的声辩。

    当任何一个批判她的人诘问——你是不是军阀的女儿,她就仿佛陷入一个悖论。她比别人还恨她的父亲,却又偏被他们视为同一个敌人。她觉得这个父亲不仅在生前遗弃了她,还在死后长夕地陷害着她,她完全无力跳出这一血缘的魔沼。

    20年后终于彻底获平反时,母亲已老去,所有曾经蒙受的屈辱和伤害不知向谁讨还。被划为右派和终获平反都是一张纸,她深感前者重如泰山而后者轻于鸿毛。

(觉得不错,请分享✔)
(加v信,免费订阅!v信号:tbgz99 )

免费订阅《特别关注》
热门排行
  • 一周
  • 一月
关注有礼:
打开微信,扫一扫,关注我,即可订阅。或搜索微信号:tbgz99

热门话题

炒股    朋友    创业    成功    爱情故事    养生    名人故事    人品    营销    幸福    股票    喝酒    老板    考试    赚钱    夫妻    真诚    努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