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事

父亲的三双鞋


    父亲很少穿鞋,几乎就打了一辈子的赤脚。

  我老家的山民们几乎都不穿鞋,一方面是大家都很穷,穿不起鞋。但主要原因还是山高路险,有鞋也穿不成。那山陡得猴子过山淌眼泪,岩羊下山滚皮坡,一条山草绳一样细细的小路,弯弯曲曲的挂在壁陡的山腰上,行人像壁虎一样贴着悬崖小心翼翼地移动,稍不留心脚下轻轻一滑,人就像鸟一样在峡谷中飞起来,一直飞下万丈深渊。据说有一年来了两个下乡干部,他们把鞋子挂在脖子上,右手拿一枝树叶遮挡在外面:说看下面又陡又深——头晕!左手扶在岩壁上,脚摇手抖地碎步挪动,好不容易进了山寨,开始宣讲脱贫致富法宝,讲了半天,山民们两眼呆滞,面无表情。下乡干部有些生气:我们好心教你们致富绝招,你们这是啥态度?山民们这才木讷地说,你们说的那些这样买进来那样卖出去的法子根本行不通,我们买一头小猪背进来,喂大以后就再也背不出去了。两个下乡干部一下子愣了,其中有一个推了推眼镜,用毛笔在一块绝壁上写下“革命到此止步”六个大字,还在后面打了三个惊叹号,然后就打道回府。在这样危险的山路上行走,打赤脚是最稳妥的。父亲从小就赤脚在这样的山路上行走,他那双有些变形的赤脚,青蛙一样抠贴在陡峭的山路上,一步一个脚印,沉稳而有力,风里来,雨里去,不知不觉就走成了一个20多岁的大小伙子,该说媳妇了。在媒人的引领下,我父亲背着烟酒糖茶到我母亲家来提亲了。

    按照当地风俗,女方如果不同意婚事,会请媒人将烟酒糖茶原封不动地退还给男方家。而我父亲收到的是一双草鞋,我母亲亲手编的草鞋。我母亲应该给父亲做一双布鞋,但那个年头什么都要凭票供应,包括针线都要凭票购买,更不要说棉布了。虽然只是草鞋,母亲却很用心,编得很精致,两只鞋绊上还编了两条龙缠绕在上面,龙头在鞋鼻子处,龙尾一直蜿蜒到鞋后跟,尽管多年后,我父亲非常肯定地对我说,那两条龙一点都不像龙,倒很像两条蛇,但还是能看出我母亲手艺不错,针线活肯定也错不了。我母亲说龙编成了蛇样不赖她,主要是她只见过蛇,没有见过真正的龙长什么样子。我父亲拿到草鞋时,欣喜地急不可耐地将鞋穿上,但那鞋一点都不好穿,第一天就磨了一脚的血泡,第二天脚丫到处都在流血,第三天,我父亲的双脚肿成了馒头,连地都下不了。看着红肿的双脚,再看看那双血糊拉的草鞋,父亲很生气,顺手就将它们扔进了火塘,随着一阵浓烟和熊熊大火,那双草鞋顷刻之间化为灰烬。

(觉得不错,请分享✔)


加小编私人微信,看不一样的朋友圈!

微信:2564488261

免费订阅《特别关注》
关注有礼:
打开微信,扫一扫,关注我,即可订阅。或搜索微信号:tbgz99

热门话题

幽默    人生    亲情    朋友    哲理    美女    男人    成功    美食        旅游    父亲    乔布斯    结婚    赚钱    职场    名人故事    美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