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事

省嘴待客


家事

 

在所有食品都实行定量供应的年代,家中经济非常紧张的那些年,我们一方面不喜欢那些来家中揩油的食客,一方面也对妈妈“省嘴待客”的行为非常不理解。

比如说,晚上我们临睡前,妈妈有时候会煮一点面条或是汤圆,最珍贵的,是红糖煮鸡蛋,来给我们消夜。这个时候,我们最恨也最怕的事情,就是有人来分掉我们哪怕是一汤勺食品。可是,像住在后院的大姑爹,还有那个远房的亲戚“小七叔”,他们不仅吃饭的时候会登门,晚上的这个时候也来吃甜头。

我们弄过一些恶作剧来阻止这些“厚脸皮”的人再来我们家。妈妈开始煮东西的时候,我们就在大门上摆上一只臭鞋子,如果有人推门,这只鞋子就会落在他的头上。有一天,我们刚刚端起碗,“小七叔”果真来了,就挨了一只臭鞋子,我们哈哈大笑起来。可就在他进退两难的时候,妈妈却照样将她自己那一小碗吃食,端起来递在“小七叔”手上,嘴上还说着:“进来,进来,这些娃娃不懂事。”

我们真拿这些人没有办法,在这些客人走了之后,我们就与妈妈发生争执,问她为什么非要这样做。妈妈说:“大家也就是少吃一口,热热闹闹的,图个高兴。”不管我们怎么反对,多少年来,妈妈的态度都是一笑了之,我行我素。

而如今却很奇怪,我们七个兄妹尽管在性格上各有所异,但是“省嘴待客”这一条是每个人都学到家了。在亲戚朋友中,我们都享有这方面的良好口碑。他们都说,在这一方面,我们个个都像妈妈。妈妈的言传身教如此细微地影响着我们每一个人,连我们自己也无法解释这是为什么。

上世纪七十年代初,二姐一家调到云南牟定铜矿工作。二姐在医务室工作,姐夫当技术员。铜矿是在大山深处,生活和工作条件很艰苦,住的是简易工棚。一次,二姐随救护车来到昆明,妈妈知道后,立刻买了一大包面粉,决定跟着车子下去与他们住几天。刚刚进到简易工棚中,她就洗手发起一大盆面。第二天一早,就开始烧开水,然后蒸了好多包子,让二姐将周围住的工友们都请来吃。二姐说,那顿包子吃得很香,在那座小山丘上,在后来的好几年中,牟定铜矿的许多人一直都谈论着妈妈的包子。他们都说,永远忘不了妈妈的热情和慷慨。因为那些年,愿意拿自己的钱、花上定量供应的粮食,再搭上时间来做包子给不相识的人吃,这样的好事情,这些普普通通的工人估计是一辈子也没有碰到过啊。这是发生在我们都参加工作之后的事情。那时,妈妈的经济负担刚刚减轻一点点,她本性中慷慨大方的特点马上就显现出来。

“钱能买来欢乐,钱就是用在了最值得的地方。”妈妈一贯这样认为。这个欢乐带给谁?当然是带给越多的人越值得,这就是妈妈的准则。

妈妈就是这么随和大方的一个人,她走到哪里,哪里就会出现祥和喜悦的场面。妈妈和二姐一家住在一起的日子,恰逢周末矿上放露天电影,这时候,妈妈也会端个小板凳,抱着她的孙儿和大家坐在一起,高高兴兴地观看。看到激动时,她爽朗的笑声响彻四方。

“严医生,你妈妈这个人太难得,太好相处了,真希望她一直住在这里。”生活在寂寞矿山上的人们总对二姐这样说。妈妈的观念,也使她对她的孩子们充满了信心。尽管生活艰难,但是,她毫不放弃地努力着。她相信“天道酬勤”“好人自有好报”这些简单而实在的道理。

(觉得不错,请分享✔)
(加v信,免费订阅!v信号:tbgz99 )

免费订阅《特别关注》
热门排行
  • 一周
  • 一月
关注有礼:
打开微信,扫一扫,关注我,即可订阅。或搜索微信号:tbgz99

热门话题

炒股    朋友    创业    成功    爱情故事    养生    名人故事    人品    营销    幸福    股票    喝酒    老板    考试    赚钱    夫妻    真诚    努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