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事

有个女孩叫穗子




外婆跟外公并不恩爱,他们只有通过宠爱穗子才能恩爱。

外公天天在下午3点出现在托儿所门口。天下雨的话,老头手里一把雨伞,天晴便是一把阳伞。暑天老头端一个茶缸,里面装着冰绿豆沙,寒天他在见到放了学的穗子时,从棉袄下拿出一个袖珍热水袋。老头儿没什么话,有话就是咆哮出来的。他只是在穗子受了气才咆哮。外公隔三差五的呐喊终于镇压了所有孩子。

开始穗子不懂外公的话,后来懂了便非常难为情。过后她不跟外公讲话,一讲就朝他白眼:“我不要你做我外公!我不要你管我!不要你做我家长!”

其他话外公都当作没听见,就那句“不要你做我家长”让老人蔫了。这是外公最心虚之处。大概是在9岁那年,穗子终于明白外公是一个外人。当初,政府出面撮合一些老兵的婚配,把守寡多年的外婆配给了外公。被穗子称为外公的老头,血缘上同她毫无关系。不过那是后话,现在穗子还小,还天真蒙昧,外公对于她,是靠山,是一匹老坐骑,是一个暖水袋。

外婆去世不久,穗子妈从城里回来,她对穗子说:“外婆不在了,老头就跟我们什么关系也没了,明白吗?”长谈进行到天黑,穗子瞪着母亲。她感觉眼泪痒而热,在眼底爬动。

母亲拿出香喷喷的手帕,手很重、动作很嫌弃地为穗子擦泪。外公的确不及母亲、父亲高雅,这认识让穗子心碎。外公用体温为她焐被窝,外公背着她去上学,这些理亏的实情都让穗子痛心。

她答应了父母的要求。这要求很简单,就是亲口对外公说:“外公,我想去和爸妈一块生活。”但穗子妈和穗子爸没料到,穗子临场叛变。下面的一个星期里,无论父母给她怎样的眼风,怎么以耳语催促她,她都装傻,顽固地沉默。

这天傍晚,外公摘下后院的丝瓜,又掏出咸蛋,剪下几截咸鱼,放在米饭上蒸。这样的晚餐在1969年夏天是丰盛的。外公把咸蛋黄拣到穗子碗里,自己吃咸蛋白,穗子妈说:“光吃蛋黄,还得了?”

外公说:“那是她福分。你要想吃,我还没得给你吃呢。穗子,你吃,跟外公有一日福享,就享。明个你走了,一个蛋就是没蛋白,净蛋黄,外公吃了,有什么滋味?”

以后的几天,穗子妈开始忙,忙着给穗子办转学手续,翻晒冬衣,打理行李。穗子坚持不带棉袄,然后她悄悄指着那些棉袄对外公说:“外公,你看我棉衣都没带走,我还要回来的。”

老头想点头,但他头颈的残疾让他摇头摇得更有力。他站上木凳,伸手取下那些高高悬起的竹篮。存货不多了,有半条云片糕,里面的果仁全哈了,还有一些板栗,多半也是霉了和虫蛀的,最后的就是西瓜子了。外公一夏天收集了至少5斤西瓜子,洗净风干,又加了五香粉和盐炒制,再用湿沙去掺,让瓜子回潮,嗑起来不会碎成渣子。外公筛去沙,穗子把瓜子装进一只只报纸糊成的口袋。祖孙俩无言无语地配合,穗子父母看见,赶紧避开眼光,有些不忍,又有些妒嫉。

在和外公分开的那些日子,穗子非常意外地发现,自己很少想念老人。

一次穗子突然收到一封信,是别人以外公口气写的,上面称“小穗子我的伢”。信的主要内容是请求穗子寄些钱给他。他说病不碍大事,就是疼得不轻,夜里一夜疼到天明。有种进口止疼药,说是一吃就灵,若穗子手头宽裕,寄些钱,好去托人买这种药。

当时穗子没什么钱。她一月薪水用不到月底,零嘴也戒掉了。她只在信封里夹了两张十元票。不多久,听母亲说,外公故去了。老人没有一个亲人,他的亲属栏只填了一个人名字,当然是穗子。

(觉得不错,请分享✔)
(加微信,免费订阅,定期抽大奖!微信号:tbgz99)

浏览过本文章的用户还浏览过
    (加微信,免费订阅,定期抽大奖!微信号:tbgz99)
关注有礼:
打开微信,扫一扫,关注我,即可订阅。或搜索微信号:tbgz99

热门话题

炒股    创业    励志    理发    股票    微笑    朋友    女人    理想    长寿    幸福    赚钱    红楼梦    情人    努力    /tu/2016/031301.jpg    年龄    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