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事

但愿那个宿敌,能原谅我!


严父

二十年后的今天,我终于可以扬眉吐气,去见见我的敌人。不怕大家笑话,这个人其实是我的父亲,虽然他从未像个父亲那样对待我。

我小心翼翼地开着自己的路虎,尽量不让路上的牛粪弄脏自己的新车。当初就是在这里,我离家出走,他竞然毫无挽留之意。后来,是母亲半夜搭着别人的拖拉机跑到县城,把我硬拉扯回来。

我不敢说父亲对我没有感情,但至少对我是不公平的。明明是我的语文课外阅读书,他硬是要宣布,这本书供班上所有同学阅读。当这本书转了一圈回到我手上时,已经破烂不堪,上面甚至还沾着牛粪。

我自信,自己比别的伙伴聪明。这是我的努力所得,父亲却一次次把我说得一无是处,认为我所谓的那点长处,根本算不上什么。别的孩子平时都无暇读书做作业,只有我因为有个教书的父亲,才不需要每天去田地里奔波。

他不以我为荣,即便后来我考上圣彼得堡大学,他也只是点点头,说:“去吧,毕业再回来。”我确实无法接受,等我毕业那天,他竟然真的要求我回家,接他的班。

我是狠了心离开的。尽管在外面打拼的日子很辛苦,这二十年基本没有给父亲打过电话,但我发誓,总有一天,自己会成功;当再次回到家乡时,一定要让这一生的宿敌低头,看看到底是回到家里教书好还是去外面收获多。

羊肠小道还是以前的模样,但之前的那些小伙伴们,我一个个都不认识,物是人非,这一出神,却发现车子陷进一个大水坑。我略带兴奋地喊:“老乡,来帮帮忙吧。”这个世界变化很快,我的求助没有人回应。无论我怎么喊,他们总是投来鄙夷的眼光。

没有办法,我只能大声请求,能不能帮忙叫一下彼得耶夫老师过来。

“什么,你找彼得耶夫老师?”那个村民扬臂大呼,“大家快来帮忙,他是来找彼得耶夫老师的。”不过片刻,我的车子就被他们从深坑里推了出来,几个小孩已经前去找彼得耶夫老师报信,而我在村民的指引下,慢慢驶向那熟悉的家门。

成功又如何?那一刻,我觉得自己输得很惨这辈子再也赢不回来。但愿那个宿敌我的父亲能够原谅我。


(加微信,免费订阅。微信号:tbgz99)

浏览过本文章的用户还浏览过
  • 圆父亲一个梦

    父亲想出诗集。 父亲虽然是数学系毕业,可对古诗词却情有独钟,退休后更是专心钻研诗词,还上了老干部大学,加入县诗社。几年下来,父亲写了千余首诗作,可是我们家没有人懂诗词,父亲只能孤芳自赏,每天如痴如醉地沉浸在诗海里自得其乐。 全家人 [详细]

  • 夫妻之间需要什么?已婚的都看看,婚姻不要等到中风时!

    一男子患了中风,左边的身子不能动了,心里十分痛苦。亲友们去安慰他。 他说,我不害怕我的病治不好,我担心我的妻子留不 [详细]

  • 示弱媳妇婆婆爱

    我和老公杨铭走到一起时,娘家人对他唯一的担忧就是,他自幼没了父亲,是母亲一手将他和妹妹带大的。我妈妈说:这样的家庭关系不好相处,人家母子连心,你永远是个外人。 第一次跟丈夫回老家时,我确实感觉到婆婆有些把我当外人,总向着杨铭,怕儿 [详细]

(加微信,免费订阅。微信号:tbgz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