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关注 - 成熟男士的读者文摘

特别关注-成熟人士的读者文摘

当前位置: 特别关注>家事>

四十年的等待

来源:环球人物 作者:澜涛 TAG标签: 爱情故事

余琦 刘自平

    他和她走在一起,称得上“郎才女貌”,但他们的爱情并不被看好。原因很筒单,她出身在湖南一个书香门第,而他是一个穷教书匠。所幸,建父亲还算开明,只是坚持一点:他要用一场气派的婚礼体面地迎娶她。这对一个穷书生来说,绝非易事。

    为了能早点成为他的新娘,她决定去东北工作,早点嫌够钱,实现父亲所要求的体面气派的婚礼。她坐船出沅水,挥别洞庭湖的溫婉轻唱,顺江而下。这一别不知何时才能回来,她满眼是泪,泪花中是他在码头上的嘶喊我等你回来。”她一遍遍在心里回应着:“等着我,我一定回来。”

    船到泰山脚下,因战事与时局发生变化,再无法前行,进退两难的她只好靠着朋友的关系,在当地一所学校找了份教书的工作。本想等她到东北有了稳定的工作,他再追随而至,收到她的消息后,他只能放弃北上的计划,等待时机。山水相隔,二人频频鸿雁传书,以慰相思之情。

    两年后,随着解放的炮火,他投笔从戎。最初,两人还有联系,但居无定所的行军,加上她的工作几经更换,不久,两人失去了联系。

    岁月在一点点蚕食着她的青春,她依然形单影只。面对好心人的牵线搭桥,以及一个又一个的追求者,她淡然而坚定:“‘刘郎已恨蓬山远,更隔蓬山一万重’,对我的刘郎,我就是‘生要见人,死要见坟’。”

    16年后,在北方苦寻无果的她,南归寻夫。因为没有了工作,回到家乡的她只能靠打零工维持生计,但这并没能阻挡她寻找的脚步。可令人难过的是,始终没有他的音信。

    “文化大革命”的风潮中,她被下放到一个偏远的山区务农,而他也被遣送回老家一个小村务农。近在咫尺,却又无音信相通。历史的风潮让他们再也无力寻找彼此,但牵挂与想念丝毫没有在他们心中减色。

    历史的车轮碾过寒沙枯草,她恢复清白,他也得到平反。他们想到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寻找对方。苍苍岁月,茫茫人海,他们不知道对方是生是死,但坚信对方只要活着就一定在等待着自己。

    终于,在分别40年后,他们在家乡的小城重逢。四目相对,泪眼蒙昽。那时,他仍未娶,她也还未嫁。

    1987年,在经历40年的想念和等待后,74岁的他和66岁的她,终于手挽着手走进了婚姻殿堂。他对她郑重地许诺:“我至少还要陪伴你10年。”

    她叫余琦,是作家丁玲的亲侄女。他叫刘自平。余琦在和刘自平一起生活19年后,于2005年病逝。

    余琦去世后,有人问刘自平:“怎样评价自己这一生?在经历那么多磨难坎坷后,相守却如此短暂,会不会感到不满?”

    他回答:“我这一生是幸福的、满足的。”说话间,他满脸的幸福,满眼的真情。

(加微信,免费订阅。微信号:tbgz99)
------分隔线----------------------------
广告链接
关注微信
  • 送她一个安心的眼神

    那是1974年的秋天,虽然还在文革当中,但是北京人艺已经开始部分恢复排练和演出。一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