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关注 - 成熟男士的读者文摘

特别关注-成熟人士的读者文摘

当前位置: 特别关注>家事>

我爸这几年

来源:女报 作者:岑桑 TAG标签: 父爱

父爱

  你是最棒的

  我爸52岁那年,特别不顺。在肉联厂干了22年,被解除劳动合同,他每天晚上在家借酒消愁。那时我大四,寒假回许昌,看他气闷的样子,劝他想开点。

  他说:“他妈的,还解除呢,就是开除!我韩宝义勤勤恳恳一辈子,凭什么开除我?”

  我说:“厂子效益不好,当然拿你们这些老人开刀了,难道开人家一线的啊?”

  “只有3年啊,3年我就退休了,他们太没有人性了。”

  我拍他肩膀说:“韩宝义先生,不就养个老吗?怕什么呀,有我就行。”

  他翻我一白眼说:“嫁出去的姑娘,泼出去的水,我能指望上你吗?还是陪我喝一盅吧。”

  我爸喜欢儿子,对我一点也不掩饰。从小把我当儿子养,也解不了他的心头痒。老妈看见了说:“又拉着你姑娘喝酒,你就不怕她出门让人笑话。”

  我说:“不会喝的姑娘没前途,懂吗?”

  我爸听了,就哈哈笑了。

  他喜欢看我豪迈的样子,多少烦心事都不在了。那时候,“女汉子”这个词还没流行,只有姚晨在《武林外传》里横行。我爸特别喜欢她。他常和我说:“这大嘴巴姑娘,挺好,将来肯定有前途。”

  我打击他,说:“别逗了,没看见她这样的姑娘只能一辈子当店小二吗?”

  事实上,和老爸顶嘴是一回事,现实是另一回事。那一年,我虽然没毕业,但已经开始为找工作忙了。而一个样貌偏近李大嘴,性格偏近郭芙蓉的二本姑娘,深不得京城傲娇的HR之心。记得返京的那天,老爸给我发短信,说:“加油啊,闺女。找工作爸帮不上忙,只能给你加油了,你是最棒的。”

  我坐在轰隆隆的火车里,“噗”的一声笑出来。

  托我爸的福

  我爸53岁那年,重新走上了工作岗位。在一家酒店做PA,主要负责大堂男厕所。而我托我爸的福,在一家通信公司找到工作。

  是的,托他老人家与我没事来一盅的福。

  那一次公司面试之后,通知去酒店聚餐,我和一位哈尔滨姑娘脱颖而出。因为我们合力把12名男生喝倒了。后来我们才知道,经历了传说中的“饭签”。饭局之后,只有6个人成功签约,其中就有我。

  拿第一个月工资的那天晚上,我给老爸电话,我说:“来来来,想要什么,我孝敬你。”

  我爸说:“我和你妈不要你孝敬,我们自己能挣钱呢,你自己留着花吧。”

  我叹了口气说:“韩宝义先生,你还真会泼冷水呢。”

  他振振有词地说:“刚挣钱,我得多泼你点冷水管着你。”

  那一年,春节回去,我给我爸买了件鄂尔多斯羊毛衫,大红色的。他皱着眉说:“不是告诉你别乱花钱吗?给你妈买就行了,我需要自己会买。”

  我妈看我冷了脸,埋怨他说:“女儿买了,你穿就对了,那么多话干什么。”

  不过大年夜那天,他还是喜滋滋地穿起来,逢人就说:“我女儿从北京给我买的,可贵了,好不好看?”

  老去的无奈

  我爸58岁那年终于辞职了。

  我觉得,他是服老了。

  4月,我出差商丘,顺路回了许昌。一进家门就看见我妈在缝被子。客厅里有零零散散的东西在打包。我问:“这是要去哪儿啊?”

  我妈说:“你爸要去养老院了。”

  我惊讶地说:“好好的,去那儿干什么?”

  “他啊.....”

  我爸在一边瞪了她一眼,我妈就没话了。我爸说:“养老院的位子可紧俏了,要早早申请,这张床,我等了两年才轮上。”

  晚上直到我爸睡了,我妈才把白天的话说完。

  她说:“你爸脑子不太好用了,可能是以前酒喝得太多。去年夏天,他下班回来,忽然就找不着家了。站在大马路上,怎么也想不起来自己在哪儿。后来手机也没电了,一个人在外面整整走了一个晚上,直到早晨才想起家在哪儿,那一次可把我吓死了。”

  心里瞬间被刺痛了。

  其实,那都是一个人老去的无奈吧。

  那几天,我没离开许昌,陪我爸去养老院报到。那里条件还好,两人一间。对面床上坐着位满脸皱纹老头儿。妈把新被子放在床上,和他打招呼说:“嗨,你好,我们是新来的。你晚上打呼噜不?”

  可他没理我们,只是一个人看着电视,嘴里念念有词。

  我突然感到一阵莫名的害怕,拉起我爸说:“咱们不住了,你跟我去北京吧。我养得起你。”

  老爸却推开我的手:“别傻了,你和有谅连房子都没有呢,拿什么养我?再说,这里护理都是专业的,你不行。”

  那天离开的时候,我妈落泪了。我爸把她拉到一边,说悄悄话。我听不清他在说什么,只是看我妈不停抹眼泪,最后破天荒地,主动抱了他。

  喝一盅吧

  我爸60岁那年,脑子已经完全不清楚了。记不清所有的事。但是人变得特别乐观,喜欢听评书,喜欢笑。2014年5月,我请了年假回去看他。他胖了,眼神里空空的,时不时地就会笑。我妈说:“这样挺好,皱了一辈子的眉头,终于散开了。”

  是的,他一切都好,只是不记得我和我妈。

  后来我们闲聊时,说起我爸刚进养老院那天。我说:“他到底和你悄悄说什么了?”

  我妈说:“除了宝贝你,还能有什么。他说趁他脑子清醒,和我说个事。他和我这辈子就算过完了,以后能活成啥样算啥样,千万别给你找麻烦。他说你的日子还远着呢,咱们给不了你别的,就帮你省个心吧。”

  一个平凡,普通,没什么钱,也没什么文化的老爸,能给他女儿什么呢?不做她的拖累,就是他最大的爱吧。

  那天,我趁妈去洗手间的时候,悄悄从背包里拿出一瓶违禁品——红星二锅头。我在我爸面前晃了晃瓶子说:“嘿,韩宝义先生,咱俩喝一盅吧。”

  我爸一瞬就愣住了。他看着我,空空的眼神仿佛有了东西。

  他忽然说:“闺女,你来看我了。”

  这一天,是5月20日。

  我爸60岁,我29岁。

  此后,他再也没有想起过他宝贝一生的女儿。

(加微信,免费订阅。微信号:tbgz99)
------分隔线----------------------------
广告链接
关注微信
  • 送她一个安心的眼神

    那是1974年的秋天,虽然还在文革当中,但是北京人艺已经开始部分恢复排练和演出。一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