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关注 - 成熟男士的读者文摘

特别关注-成熟人士的读者文摘

当前位置: 特别关注>家事>

化不掉的冰糕

来源:微型小说 作者:修祥明
1960年夏天的一支冰糕,在我的心中至今没有化去。 在那个贫穷的村庄里,我们家是最穷的一户。别人家的孩子每年多少都会吃上几支冰糕,而我直到9岁还没尝过冰糕的味道。我向母亲要钱买冰糕时,母亲说:冰糕有什么好吃的,不就是一些结成冰的糖水吗

化不掉的冰糕


  1960年夏天的一支冰糕,在我的心中至今没有化去。

  在那个贫穷的村庄里,我们家是最穷的一户。别人家的孩子每年多少都会吃上几支冰糕,而我直到9岁还没尝过冰糕的味道。我向母亲要钱买冰糕时,母亲说:“冰糕有什么好吃的,不就是一些结成冰的糖水吗?”我哭着恳求,母亲会哀叹一声,眼里闪着泪光说:“孩子,家里卖鸡蛋存下的钱,你该知道有几块几毛。油盐酱醋,还有你们兄弟几个念书的学费都要从这里出,逼得没有法了,我只有去跳井!”

  我馋冰糕吃,但我更爱母亲,哪能让母亲去跳井。从此在街上见了卖冰糕的人,我会转身走开;看到邻居的孩子吃冰糕,我也会掉头走开。

  1960年的夏天特别热,我患上了重感冒,母亲说,我的额头像块烧热的铁板似的。那年月,庄户人生了这些头疼脑热的病,只是用手推拿或掐掐捏捏,一般不会买药吃。但我一直高烧不退,没有好转的迹象。

  母亲给我擀了一碗面条,这是节日里才能吃到的美食。母亲把面条喂进我的嘴里,我吐了出来。母亲又去炒了两个鸡蛋,这是招待客人时母亲才舍得炒的一道好菜。我却一把推开:“快把它拿走,我闻着恶心!”

  母亲害怕了:“孩子,不吃东西哪行,想吃什么你就说,不管多金贵的东西,只要你想吃,钻天拱地我也想法给你去弄来。”

  口干舌燥的我,迷糊中听清了母亲的这句话,顺口说道:“娘,我想吃冰糕。”说完了,我立刻后悔了。

  出乎我的意料,母亲没有说去跳井,也没有哀叹,而是爽快地从抽屉里拿出包钱的那块小手帕,找出5分钱,说:“好,孩子,我这就到集上给你去买。”

  我说:“娘,不用买了,留着那5分钱买油盐吧。”母亲摇头说:“孩子,不用说5分钱,现在你想吃的东西,就是把家里的东西全卖光了,我也舍得。”

  听了母亲的话,我的病像一下子好了许多,从炕上跳下来,拿过母亲手中的5分钱,拔腿朝集上跑了去……

  从卖冰糕的人手中接过那沉甸甸的冰糕,我的高烧忽然间退去了,浑身轻快了许多。啊,凉凉的冰糕,捧着它是这般美好,吃到嘴里一定是天底下最美好的享受!

  我要和母亲一起来吃这支冰糕。母亲疼我,我也该想着母亲。母亲说,她活了四十几岁还没尝过冰糕的味道。集市离我们家有一公里,跑到一半的路程时,冰糕水从薄纸缝里流了出来,我只好把它舔到嘴里去——凉凉的、甜甜的冰糕立刻爽透了我的全身,我加快步子向村子奔去……

  然而,跑上村南的那个土坡时,半截冰糕掉到了地上。我的心像被猫爪抓了一下似的,望着土堆里那半截冰糕,我心疼地流下一串泪水,只好捧着剩下的半截冰糕向村里飞奔。

  母亲在门口迎候着我。我把手中残存的一点冰糕往母亲面前递去,说:“娘,你尝尝,冰糕真甜,快点!”

    母亲的眼里闪着温暖和欣慰的光芒,说:“孩子,你没在集上把它吃了?”

    我说:“没有,娘,我只舔了点化了的水,我想回家和你一起吃。”

    母亲既震惊又疼惜地看着我,问:“你让冰糕在路上化掉了?”

    我把手中仅有的一点冰糕粒放到母亲的嘴边说:“娘,快吃,要不全化了。”

    母亲用舌尖舔了舔那冰糕粒,然后把冰糕粒塞进我的嘴里,将我紧紧地搂进怀里说:“有你这么懂事的孩子,我这辈子活得值!”

  1960年夏日晌午的那支5分钱的冰糕,就这样永远地凝固在了我的记忆中……

------分隔线----------------------------
广告链接
推荐内容
  • 委屈自己的味

    我一直不清楚父亲爱吃的菜是什么。 不仅如此,我还一度嘲笑父亲的口味如此特别,避异...

  • 泥泞情路归何处

    何洁对流沙河的爱,是从疼惜开始的。 那年夏天,骊山脚下华清池畔,微风轻拂荷花正好...

  • 千里追爱

    1968年IO月,我认识了一个女孩,她叫章娅,小名丫丫。那年,她15岁,我16岁。 我们家...

  • 杜拉斯最后的情人

    那年,他27岁,风华正茂,是一名刚从哲学系毕业的大学生,而她已是66岁的老妪了。 这...

  • 父子间时代话题

    1982年年初,我从上海师大毕业,经过一番周折,被分配至安亭师范学校当老师。 我去安...

  • 送丈夫情人最后一程

    30年前秋天的一个晌午,门前小河边的芦花呈暗紫色,院子里堆放着枯萎的辣椒茄子秸,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