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关注 - 成熟男士的读者文摘

特别关注-成熟人士的读者文摘

当前位置: 特别关注>家事>

帮父掖被角

来源:网络 作者:余泽民
出国前,翔子最烦父亲做的一件事,就是动不动就给他掖被角。 翔子从小由奶奶带大,母亲在他很小时就被下放到外地,父亲原在兵工厂工作,后来被发配到灯泡厂当吹泡工,总是加班加点,早出晚归,每天回家都已经夜深。 有一回,还在读小学的翔子到郊

    出国前,翔子最烦父亲做的一件事,就是动不动就给他掖被角。

    翔子从小由奶奶带大,母亲在他很小时就被下放到外地,父亲原在兵工厂工作,后来被发配到灯泡厂当吹泡工,总是加班加点,早出晚归,每天回家都已经夜深。

    有一回,还在读小学的翔子到郊区参加学农劳动,回家后累得倒头便睡。睡梦中,他被父亲手背上散发的凉气给惊醒了,猛地睁眼,在黑暗里,月光下,他第一次这么近看到父亲的脸,看到父亲一扫往日严厉的温和眼神。翔子不耐烦地皱紧眉头,猛地转过身,脸冲墙壁。其实,翔子自己也不知道哪儿来的这股邪火,想来他不习惯父亲的亲近。

    从那次之后,翔子不愿提前睡着,总是等到院子里响起父亲回家的脚步,他假装睡着闭上眼,等父亲进门给他掩上被角,之后才能进入梦乡。原因是,他怕惊醒后下意识地睁开眼,怕再看到父亲眼睛里令人无措的温柔。

    在翔子的记忆里,父母都没有抱过他,甚至没有好声好气地说过话。跟母亲几年见一次面,他上高中时,母亲改嫁给一位钢厂领导,从那之后更少见面。翔子职高毕业那年,奶奶去世,家里只剩下了父子俩。虽然父亲对儿子照料得很周全,但父子之间很少对话,当爹的总是唠唠叨叨,好像全世界都令他不满;当儿子的心急气躁,很怕跟父亲同处一室……两个人经常在五十平方米的两室一厅里打游击,尽量不直接打照面。不过,父亲给他掖被角的毛病始终没改,无论夜里还是清晨,父亲随时可能出现在翔子的房间,有时让翔子很尴尬,直到翔子有了女友,直到他在房门上装了个插销……翔子出国后,终于有了一个人的空间,他觉得自由。

    几年前,翔子自己也当上了父亲,轮到他陪孩子睡觉时,也不知不觉养成了给儿子掖被角的习惯。尤其在冬天,他怕儿子着凉,夜里经常睡不实,隔一会儿就朝小床望望,看儿子是否又蹬掉身上的棉被。看着儿子睡觉,成了翔子的一大乐趣,他不在乎失眠,乐于履行奶爸的义务。当他给儿子掖被角时,经常想起自己的老父,他不仅理解了父亲,而且害怕儿子也会有一天,不耐烦地将脸转向墙壁。

    回国探亲,轮到翔子帮父亲掖被角。老人得了老年痴呆,连儿子的脸都不认得了。

------分隔线----------------------------
广告链接
推荐内容
  • 委屈自己的味

    我一直不清楚父亲爱吃的菜是什么。 不仅如此,我还一度嘲笑父亲的口味如此特别,避异...

  • 泥泞情路归何处

    何洁对流沙河的爱,是从疼惜开始的。 那年夏天,骊山脚下华清池畔,微风轻拂荷花正好...

  • 千里追爱

    1968年IO月,我认识了一个女孩,她叫章娅,小名丫丫。那年,她15岁,我16岁。 我们家...

  • 杜拉斯最后的情人

    那年,他27岁,风华正茂,是一名刚从哲学系毕业的大学生,而她已是66岁的老妪了。 这...

  • 父子间时代话题

    1982年年初,我从上海师大毕业,经过一番周折,被分配至安亭师范学校当老师。 我去安...

  • 送丈夫情人最后一程

    30年前秋天的一个晌午,门前小河边的芦花呈暗紫色,院子里堆放着枯萎的辣椒茄子秸,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