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关注 - 成熟男士的读者文摘

特别关注-成熟人士的读者文摘

当前位置: 特别关注>家事>

让爱生爱

来源:百家湖 作者:赵文恒
真是人生悲喜一瞬问,像做梦一样。我在上小夜班,下午四点钟还得赶回来,翻开皮夹子,身上只剩三块七角钱,是半个月的夜餐补助费。第一次约会,总得请人家吃顿饭吧,粮票还有一斤,勉强凑合,可是这三块多钱够不够请一顿饭? 我惴惴不安地赶到东山

    真是人生悲喜一瞬问,像做梦一样。我在上小夜班,下午四点钟还得赶回来,翻开皮夹子,身上只剩三块七角钱,是半个月的夜餐补助费。第一次约会,总得请人家吃顿饭吧,粮票还有一斤,勉强凑合,可是这三块多钱够不够请一顿饭?

    我惴惴不安地赶到东山车站时,队长已经到了,他给我们双方作了简单介绍,我才知道她姓许,叫许兰英,队长说:“你们好好谈谈,等吃你们的喜糖噢。”就走开了。

    那天我们去了玄武湖公园,小许也放松了许多。她慢慢地靠近我,低低地问:“听说你是‘反革命’?”我点点头:“你怕吗?”她摇摇头,说:“我们村上的四类分子都是年纪大的,哪有你这么年轻的?‘文化大革命’揪出来的‘反革命’,我看都是假的。”我感动得热泪盈眶。

    两个人的婚礼

    我向她讲述我被定罪的缘由。她说她自己的历史:14岁就辍学上工,只读过初小二年缴。

    那天,我送她一双青色的尼龙袜,她接过去用手摸了又摸,仔细叠好揣进包里。这就算我给她的定亲礼物吧。

    下一个星期六,正好我转班,有一天的倒班休息,我们相约去见她母亲。

    那天到小许家已经中午,她母亲忙着做饭招待我。饭后,老太问我多大了,家里还有什么人,为什么到农村来找对象。

    我竹筒倒豆子般地讲了我的身世。

    老太太认真听我讲完,叹了一几气说:“看来你也是个苦命孩子,我相信你讲的话,编也编不出这么圆。只要我女儿同意跟你谈,我没有意见,成不成就看你们的缘分。”

    结婚那天,我还在上班。晚上,我俩在厂招待所里举行了婚礼仪式。桌子上点燃两支红蜡烛,我穿了一件干净的工作服。小许烧了两个菜,一碗萝卜烧肉,一盘红烧鱼。没有祝福的亲友,没有迎亲的伴娘,没有欢声笑语,没有喜庆的音响,静悄悄的新房里,就我俩端坐在那儿,相视无语泪两行……

    我端起酒杯说:“对不起小许,我让你受委屈了,以后我有出头之日,一定会补场热热闹闹的婚礼。”

    婚后,我们的家安在清沙嘴村半间草房里,尽管非常简陋,我总算有了一个可以牵挂的窝。

    婚后第二年,我的“问题”得到甄别,被摘掉“现行反革命”的帽子。40年来,与结发妻子不离不弃,她那无声的背影,永久铭刻在我的心中。

------分隔线----------------------------
广告链接
推荐内容
  • 委屈自己的味

    我一直不清楚父亲爱吃的菜是什么。 不仅如此,我还一度嘲笑父亲的口味如此特别,避异...

  • 泥泞情路归何处

    何洁对流沙河的爱,是从疼惜开始的。 那年夏天,骊山脚下华清池畔,微风轻拂荷花正好...

  • 千里追爱

    1968年IO月,我认识了一个女孩,她叫章娅,小名丫丫。那年,她15岁,我16岁。 我们家...

  • 杜拉斯最后的情人

    那年,他27岁,风华正茂,是一名刚从哲学系毕业的大学生,而她已是66岁的老妪了。 这...

  • 父子间时代话题

    1982年年初,我从上海师大毕业,经过一番周折,被分配至安亭师范学校当老师。 我去安...

  • 送丈夫情人最后一程

    30年前秋天的一个晌午,门前小河边的芦花呈暗紫色,院子里堆放着枯萎的辣椒茄子秸,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