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关注 - 成熟男士的读者文摘

特别关注-成熟人士的读者文摘

当前位置: 特别关注>家事>

棉质的爱

来源:幸福 作者:马亚伟
父亲好几年都不种棉花了,这类农作物一般是不赚钱的。今年,母亲只是漫不经心嘟囔了一句:女儿家的棉被该换新的了。父亲便不声不响地种了二分地的棉花,这么点,不卖,只为自家用。我能想象父亲怎样细心地侍弄这二分地的棉花。 育种,锄草,施肥,

    父亲好几年都不种棉花了,这类农作物一般是不赚钱的。今年,母亲只是漫不经心嘟囔了一句:女儿家的棉被该换新的了。父亲便不声不响地种了二分地的棉花,这么点,不卖,只为自家用。我能想象父亲怎样细心地侍弄这二分地的棉花。

  育种,锄草,施肥,管理,打药,这一系列的活儿,我统统没看到。漫长的过程,是从春到秋,我能想象父亲怎样细心地侍弄这二分地的棉花。我没看到过棉田,我看到的是刚刚弹出来的新棉花。一大捧一大捧的,母亲托人捎来了。

  我把脸埋进棉花里,有淡淡的草木清气,还有阳光的味道。

  几天后,母亲急匆匆赶来了。她知道我的针线活仅仅停留在缀上一颗衣扣的水平上,做棉被这样的“大工程”,非得请她老人家亲自出马。

  母亲把棉花、被里、被面统统准备齐全,算好了几床棉被要用多少棉花,然后就开始做了。她选一个天晴的日子,她的眼睛不太好了,需要有足够的光线才能做。我为母亲把窗帘敞敞地拉开,她站在玻璃窗前,把棉被铺到大床上,开始穿针引线。她双臂高高举起,眯着眼睛,很努力地纫针。这样的时候,母亲的嘴巴常常撮起来,唇上的纹路皱皱的,显出很卖力的样子。做的时候,她的动作却非常娴熟,飞针走线,棉被上留下一行行均匀密实的针脚。

  我过来想帮母亲的忙。一个小小的针,到了我手里,怎么都不顺手。母亲见我笨笨的样子,夺过我手中的针,嗔道:“看你的书去!真不知道我做不动了,你怎么办?”我说:“没事,现在有蚕丝被,还有羽绒被,都挺暖和!”母亲抬起头,不以为然地笑笑说:“什么都不如棉被暖和,冬天,一床棉被盖在身上,连梦都踏实!”这个我承认,我盖过蚕丝被,轻飘飘的,根本就不适合北方人。

  母亲给我做棉被的时候,一脸的成就感,仿佛她在做一项多么宏大的事业。做着做着,她还哼起了歌。对于母亲来说,女儿长大了,不再依赖她,她的爱有时候无处安放。现在,有这样一种途径来释放她对女儿的爱,她是满足和幸福的。

  对于我来说,父亲母亲给我的爱,就像这棉被一样,是棉质的,温暖、踏实,无可取代。

------分隔线----------------------------
广告链接
推荐内容
  • 委屈自己的味

    我一直不清楚父亲爱吃的菜是什么。 不仅如此,我还一度嘲笑父亲的口味如此特别,避异...

  • 泥泞情路归何处

    何洁对流沙河的爱,是从疼惜开始的。 那年夏天,骊山脚下华清池畔,微风轻拂荷花正好...

  • 千里追爱

    1968年IO月,我认识了一个女孩,她叫章娅,小名丫丫。那年,她15岁,我16岁。 我们家...

  • 杜拉斯最后的情人

    那年,他27岁,风华正茂,是一名刚从哲学系毕业的大学生,而她已是66岁的老妪了。 这...

  • 父子间时代话题

    1982年年初,我从上海师大毕业,经过一番周折,被分配至安亭师范学校当老师。 我去安...

  • 送丈夫情人最后一程

    30年前秋天的一个晌午,门前小河边的芦花呈暗紫色,院子里堆放着枯萎的辣椒茄子秸,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