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关注 - 成熟男士的读者文摘

特别关注-成熟人士的读者文摘

当前位置: 特别关注>家事>

眼泪涟漪的剩饭

来源:目送你老去的背影 作者:一路开花
母亲一直有吃剩饭的习惯。每次我吃不完的饭菜,母亲都会一面喃喃地告诫我,不能浪费粮食,一面将碗中的剩饭一扫而光。 母亲从不挑食的嘴和肠胃,就像一片宽广的海,无限度地将我的一切缺点收藏。 初二那年,我因成绩下降,我和后排同学一起被纳入

    母亲一直有吃剩饭的习惯。每次我吃不完的饭菜,母亲都会一面喃喃地告诫我,不能浪费粮食,一面将碗中的剩饭一扫而光。
  
  母亲从不挑食的嘴和肠胃,就像一片宽广的海,无限度地将我的一切缺点收藏。
  
  初二那年,我因成绩下降,我和后排同学一起被纳入了“家访会”的名单。说是家访,实则就是一个小型而又漫长的家长会。

    当天,所有差生极其父母都来到了学校。班主任冷若冰霜地站在讲台上,逐次点数着台下同学的“罪恶行径”。
  
  那天下着濛濛小雨。家长会开到了很晚很晚。临近结束时,对面的高中部教学楼上早已亮满了夜灯。差生们大都习惯了家长的纵容,刚被训斥完,便嚷嚷着肚子饿。我也不例外。
  
  于是,一帮差生的母亲,领着自己的孩子,慢慢地靠近了校外的廉价餐馆。每个家庭各占一桌,边吃边聊。
  
  我照旧剩了许多饭菜。直到我将筷子搁在桌上,才忽然意识到一个极其严重的问题:母亲会吃我的剩饭。想想,要是被周围的同学看见,指不定要说些什么。
  
  母亲如往常一般,一面唠叨着,一面伸手欲端我的饭菜。

    就在她双手快要碰触到我的饭碗时,我做了一个非常忤逆的举动。我假装抢先端饭,故意将碗碰到了地上。
  
  清脆的响声,刺破了周旁喧杂的谈话。他们都不约而同地侧头,朝我所在的位置看来。

    此刻,母亲的手还固执地停留在原地。为了能让他们不再怀疑,不去猜想母亲会吃我的剩饭,我急中生智,微笑着对母亲说:“妈,我自己会夹菜。”
  
  回家的路上,我和母亲一直保持沉默。

    在雨声淅沥的伞下,轻轻说了一句:“妈,以后你别吃我的剩饭行吗?”
  
  这么多年过去了,当我站上讲台,第一次召开差生家长会时,才猛然想起当年陪我坐在教室角落里的母亲。她始终都在紧握我的双手,试图给我力量。可我,却因为青春年少时的虚荣,那么任性而又无知地将她的爱,推向了暗无天日的低谷。
  
  当夜,我止住母亲的双手,接过了她的剩饭。

    从来没有一碗饭,能像此时这般,让我吃到泪眼涟涟。

------分隔线----------------------------
广告链接
推荐内容
  • 委屈自己的味

    我一直不清楚父亲爱吃的菜是什么。 不仅如此,我还一度嘲笑父亲的口味如此特别,避异...

  • 泥泞情路归何处

    何洁对流沙河的爱,是从疼惜开始的。 那年夏天,骊山脚下华清池畔,微风轻拂荷花正好...

  • 千里追爱

    1968年IO月,我认识了一个女孩,她叫章娅,小名丫丫。那年,她15岁,我16岁。 我们家...

  • 杜拉斯最后的情人

    那年,他27岁,风华正茂,是一名刚从哲学系毕业的大学生,而她已是66岁的老妪了。 这...

  • 父子间时代话题

    1982年年初,我从上海师大毕业,经过一番周折,被分配至安亭师范学校当老师。 我去安...

  • 送丈夫情人最后一程

    30年前秋天的一个晌午,门前小河边的芦花呈暗紫色,院子里堆放着枯萎的辣椒茄子秸,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