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关注 - 成熟男士的读者文摘

特别关注-成熟人士的读者文摘

当前位置: 特别关注>家事>

没出息有福气

来源:北京青年报 作者:陈德兰
母亲膝盖处半月板有点问题,住院做手术,家人一直伺候在她左右,母亲却并不快乐。高昂的医药费,不管是她自己出,还是我们做子女的出,她都很心疼。 和母亲住在同一病房的老太太,一头银发,腰身处骨裂,躺在床上轻声哼着,每哼一声都是极大的隐忍

    母亲膝盖处半月板有点问题,住院做手术,家人一直伺候在她左右,母亲却并不快乐。高昂的医药费,不管是她自己出,还是我们做子女的出,她都很心疼。

    和母亲住在同一病房的老太太,一头银发,腰身处骨裂,躺在床上轻声哼着,每哼一声都是极大的隐忍。老太大的老伴前几天突然去世,几个子女一个不缺地全部赶回家,他们用两天的时间办完了丧事,又用两个小时把老母亲安排到医院。最小的丫头在走之前,将一沓钱放在老太太的床头说:“好好睡在床上休养,别乱动,我回去上班了,单位事多。”老太太没有吭声,只是轻轻地点了点头。

    母亲看着那厚厚的一沓钞票,两眼放光,用眼睃睃那几个子女,个衣着体面,忍不住夸出声:“你家几个细伢子,一看就知道都是有本事的人,奶奶好福气呀。”老大太点了点头,一行泪无声地滑下来。

    眨眼的工夫,几个子女各自有事,走得一个不剩。两瓶吊瓶挂了上去,老太大要如厕,我姐帮着递上便盆。老太太却过意不去,不肯让姐侍候着在床上小解。她强撑着自己起床,因骨裂,外人搭手不知轻重,无法帮忙,老太太只能自己一点点地挪动。她拉住床顶上的拉环,像虾子一样慢慢盘起腰身,一点点弯曲轻挪,最终借着床头柜之力站到地上,再用拐杖撑着站起来,差不多用了十分钟时间。在调着低温的空调房里,老太太脸上的汗珠却有豆子那么大。

    母亲住院一个星期,手术非常成功,马上就要出院了。老太太的骨裂没有任何起色,叉添了不少新毛病。这几天,老太太轻言巧语地央求我和姐帮她楼上楼下跑了好多次腿。

    母亲办好出院手续,我们一家人忙前忙后地收拾东西。老太太看我们的眼神非常复杂,有留恋和不舍,有赞许和羡慕。

    临走时,我忍不住跟老太太说:“奶奶,你要学会在子女面前撒娇,告诉他们,你年纪大了,躺在病床上有太多不便,这个时候,需要他们在跟前侍候。”老太太回我“二丫头,没办法呀,他们工作忙。”

    谈到上班,我当然能理解,我也在上班,工作上的事半点马虎不得,但父母生老病死,难道就不重要么?

    老太太把子女们一个个培养出来,远远地飞了出去,这是母亲所羡慕的。老太大坐在家里拿着丰厚的退休工资,看病有医疗卡,这也是母亲所羡慕的。老太大却告诉母亲:“你的几个子女能承欢膝下,这是你最大的福气,别人也在羡慕你啊。”

    我们姐妹本事不大,算是没什么出息的,却能在母亲有痛时在床前尽孝。老太大的子女有钱却没有闲,他们很难在母亲生病时侍奉左右;他们在父亲去世后才匆匆赶回,都不能见上最后一面,现在却要让八十岁的老人独自面对病痛。

    养一个“没用的”留在身边,侍奉父母年老,这何尝不是父母的福气?

------分隔线----------------------------
广告链接
推荐内容
  • 委屈自己的味

    我一直不清楚父亲爱吃的菜是什么。 不仅如此,我还一度嘲笑父亲的口味如此特别,避异...

  • 泥泞情路归何处

    何洁对流沙河的爱,是从疼惜开始的。 那年夏天,骊山脚下华清池畔,微风轻拂荷花正好...

  • 千里追爱

    1968年IO月,我认识了一个女孩,她叫章娅,小名丫丫。那年,她15岁,我16岁。 我们家...

  • 杜拉斯最后的情人

    那年,他27岁,风华正茂,是一名刚从哲学系毕业的大学生,而她已是66岁的老妪了。 这...

  • 父子间时代话题

    1982年年初,我从上海师大毕业,经过一番周折,被分配至安亭师范学校当老师。 我去安...

  • 送丈夫情人最后一程

    30年前秋天的一个晌午,门前小河边的芦花呈暗紫色,院子里堆放着枯萎的辣椒茄子秸,地...